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易园的空间形态与意境解析

作者: 凌志霄 时间:2016-2-3 阅读次数:2696

中国传统的私家园林多为经历宦海浮沉的文人雅士为自己所建归隐之地,其造园思想中融入了封建文人寄情山水、隐遁江湖的人生哲理,糅合了古代雅士山水画意、诗情文境的艺术感悟,寄托了士大夫们“达则兼济,穷则独善”之理想,是他们逃离尘世束缚的个人空间。

现代中国人在物质生活提高的同时,对精神生活也有了更高要求。传统园林艺术静谧,小巧,多变且包含文化底蕴于一身,切合国人心中那种寄情山水、逍遥自在的江湖梦,而现在的开放性城市公共空间并不能完全满足这种需求。我们需要一种既继承和创新传统园林技艺,又与现代城市居民生活特征相结合的,具有传统空间形态和意境且能服务于大众的现代园林。


易园入口大门

1/易园简介

1.1 地理位置

成都平原自秦以来就是“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金牛坝位处锦城西,半城半廓,水丰土沃,地涌甘泉,是古蜀王建立“园囿”的风水宝地。易园,全称为易园园林艺术博物馆,就座落于成都市金牛大道金泉路8号,是一座以传统造园手法建造的现代文化艺术园林。


易园总平面图

1.2 历史溯源

易园为民营企业家易文清所建。易文清师从古建筑专家罗哲文,为著名园林艺术学者,同时是四川易园集团董事长。他深味“清、幽、寒、静”的文人私园形态和中国传统隐逸文化,将古代文学、哲学、书画艺术的领悟与建筑、人居法则相结合,营造出了极具品味的文人私家园林——易园博物馆。易园以南方私家园林风格为主,总占地一百二十余亩。被称为中国第一的私立园林博物馆,号称川西第一名园,中国私家第一园。

易园最初为易文清宅居,是典型的私家园林。1999年后开始对社会开放,游客如织。或仰对飞瀑直下,或俯观锦鳞游戏,或信步、或品茗、或染翰、或手谈,易园成为人们诗酒流连的好去处,而四川易园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院也被设在易园内。2001年,易园被四川省文化厅定为园林艺术博物馆。

最近两年,易园外围开始建设起现代园林风格的运营区域与古摄影、宴会厅,影院等设施,并开始承接婚宴,寿宴等经营活动,逐渐开始由文人私家园林向着现代公共园林方向转变。


易园分区


易园的建筑景致

2/易园的总体格局与艺术风格

2.1 区位分区

易园的建设经历了十数年的时间,一直延续到现在。其中最初作为易文清宅居而建设的部分是典型的传统苏州园林风格,占地不到40亩,包括复临堂、易石通灵、梨花院、忘忧清乐、天光云影、鲲化园、漱玉轩、丰水塔、大易楼、清逸斋等多个传统园林建筑群。这一部分堪称精雕细作,景致优美、建筑典雅、文化底蕴深厚,虽然占地面积不大,却是整个易园园林艺术博物馆的精髓之所在。也是本文研究的重点部分。

近两年,原本空置的传统园林区域外围的保留未开发地块也开始建设。逐渐形成了以现代园林风格为主的运营办公区域。运营办公区域总共占地80亩出头,包括了入口大门,景墙、大型景观水体、停车场、宴会厅、影城、四川易园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院办公楼等。这一部分建筑风格雄浑大气,园林布局形式强调中轴线,以建筑为中心,是纯粹的外向布局形式。

易园的传统园林区域内的建筑群以梨花院、天光云影、丰水塔、大易楼、鲲化园区域为主,这些区域,面积较大、景观内容丰富,是全园的重心。


易园的水景

中国私家园林,别是中小型私家园林设计,在群体组合中往往以内向的布局形式为主。但从实地考察来看,易园传统园林区域内的园林布局综合运用内向布局与外向布局,以满足不同空间需要。如梨花院和忘忧清乐为纯粹的内向布局、轩外轩为纯粹的外向布局,而清逸斋内置小庭院。由于北面临水,取内外向结合的布局形式。


易园的景观序列

2.2 易园的艺术风格分析

易园以传统人居方式结合现代人居环境要求,构成当代中国庭院式的人居环境。它具有优美的园林,典雅的建筑,深厚的文化底蕴,承袭了我国自然山水园林的优良传统,同时立足本地特色,突出展现了四川园林的地方特色,幽雅、朴实、恬淡、疏朗。其艺术风格大致如下:

其一:易园整体处于市井之中,私家园林的风格使得景致与建筑结合紧密。易园的建筑以典雅的徽州传统风格为主,同时也表现出川西民居和西南少数民族建筑的特色。其建筑屋架多采用穿斗式的特点,青瓦白墙、毛石套窗、自然石砌墙,总体风格清幽宁静,极具文气。建筑布局采用自由式围潭而建,亭台楼榭大多为一半临水、一半居岸,厅堂大量使用了6平米以上的窗户,显得轻巧而富于空间变化。

其二:植物景观模仿自然植物群落,以雅静清幽为佳,注重文化意向。园中树木以大叶榕、银杏、丹桂、罗汉松、竹类为主。四时花木配有: 杜鹃、紫薇、山茶、海棠、玉兰、梅花、木芙蓉等。墙面以爬山虎、常春藤作垂直绿化。水岸边以柳、桃、石榴、红枫、肾蕨、禾草搭配水中睡莲、荷花、菖蒲等。植物与流水、山石、建筑相协调,建造了自然的生态环境。

其三:易园以水为脉、以水为魂。幽静的水面贯通了整个园林建筑群。每一个院落每一处重要景致都围绕着水面布置而成。水景边配置各种植物群落和建筑小品,将水与人居环境紧密结合,艺术地再现了自然中的园林之魂。

其四:易园以人工方法堆山叠石,充分发挥了石在园林中的自然效果。以奇石作为空间屏障,用于园路对景、倚墙壁山、曲岸石矶、竹木相伴等。在建筑装修上,墙裙、窗套、门框、栏护等皆用嵌石,建筑和长廊等铺地多用整块的青石板,放好之后再敲碎,一块块沿原本位置镶嵌,形成天然的冰裂碎拼效果。如此,建筑与山水石相结合,自然天成,构成模拟自然的气势。

3/易园的空间序列分析

3.1 空间序列分析

空间序列关系到园林的整体结构和布局。有人将中国园林比喻为山水画卷,因为中国园林和画卷一般具有多空间、多视点和连续性变化等特点。易园围绕中心水面布置建筑,串联起由建筑、廊道、小品、水体和植被围合的空间,巧妙运用大小、疏密、开合等对比手法形成抑扬顿挫的节奏感。步行其中,宛如在一幅山水画的长卷中游览,有着“步移景异”、“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动观效果。在这里,以易园最初设计时的游览路线来解析易园的空间序列关系:


第一段(A-B)

第一段(A-B):从最初的入园部分,绕过入口处遮挡的影壁,经由溪流的引导,沿着密集的竹林与红叶,游人来到梨花院的入口。这一段入口区域空间开敞,而道路空间显得较为密闭,景观效果单一。使游人对后面的风景产生悬念。 


第二段(B-C)

第二段(B-C):进入梨花院的大门,经过狭长、封闭、蜿蜒曲折的廊道,通过碧水洞天。游人进入梨花院。看到开阔的水面,但视线依然受到植物与拱桥的遮掩。

一、二段为游览序列的“引子”其中前一段稍开朗但单调,后一段则极度收缩。 


第三段(C-D)

第三段(C-D):穿过碧水洞天的廊道,登上横亘水面的小拱桥,俯视整个院落,梨花院的景致猛然涌到游人面前。这里是一个小尺度内向的开阔空间。也是整个空间序列中第一个大转折。 

第四段(D-E):经由忘忧清乐庭院前面一系列蜿蜒曲折的廊、亭、台、榭,沿着水面一步步行来,水面越来越阔,经过一小条山道,到达漱玉轩,这时俯视整个鲲化园,视线变得极度开阔。整个鲲化园开阔的水域景致尽收眼底。

三、四段为游览序列的“发展”。整个空间序列变得引人入胜起来。


第四段(D-E)

第五段(E-F):经由漱玉轩向上攀登,视野再次极度收束,由爬山廊次第而上,观赏廊外奔流而下的叠瀑,伴随着溪流之声,到全园制高点丰水塔。丰水塔是全园的最高点,也是视觉中心,登高远眺,可以远观整个鲲化园。


第五段(E-F)

第六段(F-G):顺着叠瀑拾级而下,进入鲲化园,在此可以观赏奇石与水景,豁然开朗的大尺度空间是整个游园活动中内容最丰富的区域。

五、六段为游览序列的“高潮”也是全园最精华之所在。


第六段(F-G)

第七段(G-H):沿大易楼封闭的狭长步道。进入清逸斋,此处园林为外向布置,而建筑反而被静谧的水景与邻水的廊道层层围绕,远离人世,形成了一处幽静,私密的园中园。


第七段(G-H)

第八段(H-I):经清逸斋之后,沿路回转,经过轩外轩。

七、八段为游览序列的“续曲” 。


第八段(H-I)

第九段(B-C):由月窗式门洞重回鲲化园,经过天光云影,从西面的月洞门处,经鹏游奇石,转向复临堂,回到入口处。整个游览过程接近尾声。

总的来说,易园的空间序列整体有大——小——大,开敞——封闭——开敞的韵律。其层次变化是通过把具有显著差异的两个空间毗邻,运用大小、疏密、开合等对比突出特点,形成抑扬顿挫的节奏感。游者可以感受到强烈的视觉变化,感到游园的乐趣。


第九段(B-C)

3.2 空间引导


对景

易园的空间序列设置精妙,还需要恰当的引导游人循着序列依次从一个空间走向另一个空间,在毫不厌倦的好心情中自然而然的游遍整个园子。为了引导游人,易园用对景、框景等空间渗透手法,吸引游人的注意力,引导游人的视线。 

对景, 实际上就是透过特意设置的门洞或窗口去看某一景物, 从而使景物犹如一幅图画嵌于框中。显得含蓄深远。手法如用得巧妙, 常可使两个景物互为对方的对景。易园在对景的处理上多用月洞门、或是在廊道中间设计分隔,再精心布置景致,引导游人视线。如大易楼和鲲化园的月洞门处以植物、奇石布置对景正是其典型手法。

框景。透过窗户等层次去看某一景物。如果说对景所强调的重点在所对的景上, 那么框景所强调的似乎梢偏重于框的处理, 这就是说框的处理较富有变化。 易园各个不同院落之间常用各种窗、花格、布置框景,产生内外空间渗透。从较暗的室内向亮处看,不仅有丰富的层次变化,而且外部空间的景物还显得分外的绚丽、明快。框景不仅可以单独设置窗口也可以若干个不相同的窗口组织成为一个完整的序列,因具有连续性而更加富有情趣。沿着一条侧墙巧妙地设置一系列形式各样的门洞和窗口,这样借视点的移动将可以不时地通过各个洞口摄取外部空间图象, 并使之构成一系列既连续又富有变化的画面。

4/易园的景观分析


框景

4.1 造景手法

易园的建造基址属于较为平坦的平原区域,一览无垠。为了创造园林空间的变化,易园的设计者采用叠山理水,恰当分隔的手法,形成景观,主要手法为以下几种:

4.1.1 蜿蜒曲折

易园以蜿蜒曲折的廊道引导空间的流动变化,廊道可长可短可曲可直不仅意味着流线的曲折,还意味着空间的曲折,除长廊建筑外,易园其他的景观要素如山石、洞窟、水、驳岸、路径、桥、墙等,均力求蜿蜒曲折,切忌平直规整。


蜿蜒曲折

4.1.2 高低错落

与蜿蜒曲折相联系的是高低错落。这两者都异常明显的体现在园林建筑的群体组合中。高低错落主要是从竖向的角度去看,园林建筑的变化就更加丰富有趣了。易园景致的高低错落不仅用在丰水塔处的爬山廊和山道上,更用在沿水面蜿蜒曲折的长廊上,廊道不仅有曲折变化,更有高低起伏,更显精致,此外,梨花院院落一角堆山上布置一亭,在花木衬托下更有引导视线的妙趣。


高低错落

4.1.3 藏与露

不论是高大的楼阁或小巧的亭榭,全然袒露总不如半藏半露显得含蓄、意远、景深。藏,是为了不让人一览无余,是为了更好的露,本身带有暗示效果。

易园的建筑、景观布置重含蓄,取曲折,隐晦的手法,引而不发,显而不露,用欲显而隐欲露而藏的手法,避免开门见山,一览无余,而是追求忽隐忽现,若有若无。这方面,清逸斋和轩外轩的景致最为精妙。


显而不露

4.1.4 庭院理水

易园以水为脉, 水畅脉活。它将多种形态的潭、瀑布、溪、湖汇于一园。易园理水的最显著设计手法即把水面分割成若干小块,这样则因水无源而产生隐约迷离与不可穷尽的幻觉,给人深邃藏幽之感。

池面有收有放,自然驳岸与人工桥相辅相成,水面开阔地带均因势借亭台楼阁或花木配置;水面狭小的地方,则以溪流连接。各空间自成一体又相互连通。借水置桥,使空间更加丰富美观。水面变化形成不同感观,或活泼或静谧,使园林更具表现。


“鹏游”

4.1.5 奇石与花木

易园内收集的巨型原生奇石多产于安徽灵璧, 习称“灵璧石”,它们置于各景区的交界处, 用以分隔空间和标志景区。 因奇石的屏阻, 游人一旦步入新景区, 顿有“柳暗花明又一郁”之感。

奇石奇在天然成像, 经漫长的岁月蚀化成形 “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 写意性强, 所以审美空间便十分广阔了。易园也是世界盆景友好联盟交流中心,园中布置有许多盆景。

 
“鲲化”

4.2 易园的人文内涵

易园,其名一方面是因为园主人易文清姓“易”另一方面源于易文清好读易经。源于中国儒家众经之首的《周易》,以易理造园, 就是把把『以小喻大、以少总多、由此及彼、由近及远、以藏为露、以隐为显』的中国哲学理念作为造园手法。

园内的鲲化园, 因园内有一尊采自黄山, 重达20余吨, 状似跃鱼之巨型奇石而得名。取自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共翼若垂天之云,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鲲化”与门口一尊状若凤的“鹏游” 石相映成趣,借喻园主人虽巳具隐逸之心, 而又怀鲲鹏之志. 

梨花院,最早名为易隐园,园内有养正堂,堂前有联日:开门见山,满园松色;推窗看雨,一片蕉声。意指此处为园林主人隐居之所;园主人自况为人坦荡,有松骨昂然的精神,又道出了园内满地蕉音的恬静。

忘忧清乐门前题对:“年深外境尤吾境,日久它乡即故乡。”,体现了园林主人久居客乡的忧思和对自己隐居之所的情感寄托。

大易楼前有联曰: “文盛蜀中追李杜,园名锦里媲苏杭。”体现了园林主人对自己文才的只许和对自己所设计的园林景致的自傲。 

5/易园之景观变迁

易园的景,在十年以来,也有了不少的变化。有的景致变得更美,有的景致不幸受到破坏,也有的景致因时间变迁,变得与过往完全不同。其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易园正由一个传统的私家园林向着开放性城市公共空间转变,外围80多亩外围办公园区域是雄浑大气、注重中轴线的现代景观风貌,这种开放性的公共空间需要较为开阔的景观设计,与原来的传统园林风貌差别很大,新旧两个区域的结合也打乱了原来的空间序列。现在游人可以从多个入口进入传统园林空间,原有的景观序列可以说是不复存在了。

为了适应景观空间功能性上面的变化,原有的景观元素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例如原本立于入口空间处,白墙粉瓦,碎瓷片镶嵌而成的照壁被改为高大的入口景墙,竹林环绕的入口引导性道路完全消失,原本作为景观序列起点的梨花院大门变成了一个被植物笼罩的不起眼的小景点。新建的景观大门、入口景墙与旧的传统园林风格完全不同,两者之间完全被割裂开来。为了扩大游人活动范围,鲲化园中原来掩映在花木中的道路被整合成了开放性空间,鲲化奇石没有了花木的衬托,孤零零的矗立在水岸边,整体景观大变样,建设中,原来轩外轩门口的曲水流觞景观完全被破坏。

这些变化,是易园在向开放性城市公共空间转变中不可避免的,无论是作为经验还是作为教训,都很值得我们对其继续研究,继续做深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