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斯陀园——英国自然风致园的早期发展史

作者: 凌志霄 时间:2016-9-27 阅读次数:5360

1/总论

英国自然风致园形成于18世纪中叶,盛行于下半叶,以开阔的草地,自然生长的树丛,蜿蜒的小径为特色。它的出现打破了欧洲规则式园林的千年传统,是园林艺术领域一次极深刻的革命。

自然风致园的产生发展受多方面影响,远比意大利巴洛克园林和法国古典主义园林复杂;但从整体上看,其发展与生产力进步、社会财富增长息息相关,与资产阶级革命相联系。它是18世纪英国的代表性艺术,风靡整个欧洲,完全取代了古典主义园林的统治地位,并影响了后来的城市公园建设运动。

按今天的观点,自然风致园可分为三个时期:庄园园林化、画意式园林和园艺派。本文谨以斯陀园为例,介绍庄园园林化时期的自然风致园发展,剖析其历史文化内涵。

2/早期起源背景

2.1 资本主义大发展、庄园与牧场的兴盛

早在15世纪,英国的土地贵族和农业资产阶级就通过宗教、政治改革夺取了旧贵族和天主教的大量土地。随着农业生产率改进和“羊吃人”的圈地运动,资产阶级控制下的乡村经济快速发展,到了18世纪,英国乡间已是遍布新式的牧场和农庄,呈现碧绿万顷,芳草天涯的原野景观。

1688年资产阶级革命,建立君主立宪制后,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在政治经济上逐渐占据支配地位,开始在文化上发挥影响力。自然风致园就是从新兴资产阶级的牧场与农庄中发展起来的。

2.2 风景画、田园文学、经验主义哲学的基础

当欧洲大陆盛行古典主义哲学的时候,英国却在自然科学影响下产生了经验主义。古典主义认为“美”是“理性”的反映,来源于数学与几何关系。经验主义却认为“美”来源于感性经验。经验主义为自然风致园的发展奠定了哲学和美学基础。

文艺复兴画家以山水风景衬托神话英雄,后来有了洛兰和罗莎等纯风景画家。到了18世纪,英国乡村经济繁荣,人们不再将大自然视为战乱、饥荒、危险的化身,而是将其与丰饶、自由、奔放相联系。这个时期出现了威尔逊、盖恩斯等风景画家和汤姆逊、格雷等田园诗人,文学和美术上盛行浪漫主义。浪漫主义热衷自然,将原生态的大自然作为精神寄托,这为自然风致园的发展准备了审美心理的前提。

2.3 中国热的兴起、中国园林的影响。

18世纪时,欧洲的启蒙思想家借用中国的伦理、道德、文化、艺术、政治学等作武器,与古典主义宫廷文化作斗争。就像文艺复兴借用古希腊、古罗马文化与宗教作斗争一般。

启蒙思想家引发了“中国热”,人们对遥远中国的方方面面都充满了憧憬。这时期,如荷兰文员纽浩夫、耶稣会神父王致诚等开始将中国的造园艺术介绍到西方。

虽然传教士、使节和商人们对中国造园艺术的介绍极为肤浅,但却让欧洲人打开了全新的视角。英国自然风景园的诞生与发展也借鉴了中国的手法与题材,但更多的还是参照本国的乡村风景。

2.4 经济上的优点

在英国丘陵起伏的地形上,要营建古典主义宏伟壮丽的效果,必须大动土方,耗资巨大;同时英国多雨气候导致树木整形修剪费用惊人。而自然风致园建在牧场、庄园里,不仅建设维护费用低,也不大影响生产。新贵族们精明的看到了这些好处,于是,经济、闲适,具有日常散逸情趣的自然风致园在英国风靡一时。

2.5 辉格党人的志趣

18世纪20~40年代,英国托利党当权,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辉格党被排挤,成了退居庄园的在野派。他们多是启蒙思想家,认为古典主义园林体现了国王和大贵族的颐使气指,是专制主义压迫的象征;反过来,他们要求园林具有自由自在,摆脱专制束缚的风格。

这些人受浪漫主义思潮影响,欣赏自然风光之美,于是在他们的庄园牧场里,模仿田园文学与风景画,创造出了体现新时期审美思想的自然风致园,在园林中倾注了他们的政治理想。

3/斯陀园的变迁

3.1 斯陀园的背景

斯陀园位于英国白金汉郡,是英国最具影响力的风景园之一,18世纪几乎每个有名的英国园艺师都在这里工作过。它是早期自然风致园的典范。

17世纪末,这里本是一座意式巴洛克园林。在府邸归考伯海姆勋爵所有后,成为了辉格党的重要据点,聚集了一批文艺之士。勋爵亲自设计了斯陀园的主题:对逝去的辉煌的哀悼与赞美。他选择由最激进的建筑师来建造这座反映其政治和哲学思想的庄园。其后许多建筑师和造园师参与工作,在一个世纪的建设中,斯陀园形式与风格经历了数次改变,直至布朗最后完成。

3.2 布里奇曼的早期改造

1710-1720年间,园艺设计师布里奇曼和建筑师凡布娄根据文学家艾迪生的思想,对斯陀园进行了改造。

当时规则式造园依旧是主流,布里奇曼也未摆脱传统影响。这时的斯陀园仅仅在几何大布局空隙里布置波浪般的小径,远远称不上自然风致式。但布里奇曼大胆摈弃了对称原则、绿色雕塑、细小分区,率先运用非对称种植及曲线园路,突破了传统的束缚。在造景时他和梵布娄开始从风景画角度考虑园林构图,相对于过去将园林看作建筑的延续,这是观念上的本质革新。

布里奇曼模仿棱堡的壕沟,用干沟代替围墙,在园区布置一道“隐垣”以阻挡鹿群。“隐垣”将花园(Garden)和林园(Park)连成了一片,人的视线延伸到美丽的森林原野风光,这种对毫无拘束的空旷视野的追求正是英国自然风致园的最重要特征。

这时的斯陀园还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花园。在布里奇曼1740年绘制的设计图上,斯陀园面积广阔,堪于与凡尔赛相竞争。笔直的林荫道贯穿全园,仅仅在小道上设置了风格粗旷的小橡树林。

3.3 坎特的整体改造

约1739年,坎特和吉布斯接替了布里奇曼的工作。这时期,英国农业资本主义改造接近完成,庄园经济蒸蒸日上。新贵族与农业资产阶级精心经营并“美化”农庄牧场,造园活动十分普及。自然风致式园林开始向理想中的“美丽庄园”靠拢。

坎特是当时英国造园艺术集大成者,他继承并发展了布里奇曼的思想,是自然风致园进入全盛期的先导者。他的设计比布理治曼更进一步,几乎改掉了布里奇曼的所有作品,他的作品后来也几乎全都被改掉了。

坎特将布里奇曼的草图进一步发展,奠定了斯陀园的整体风貌,可以说,今天的斯陀园内,大部分风景都是出自坎特之手。他将“隐垣”由直线型改成了曲线,将暗沟旁的行列式种植改成群落状的树丛,自然式的花园与园外的森林原野浑然一体。从此,自然风致园中不再有花园而只有林园。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打破了古典主义园林的基本观念:花园是建筑与自然之间的过渡部分。

坎特还改造了原本直线的园路、喷泉、绿篱等规则式元素。绿地非对称布置,以曲线布置园路,其间按对景需要安排水池、树丛、凳子等。小路、河流、湖岸都采用曲折自然的形式,岸边草坡缓缓斜插入水。

3.4 坎特所追求的“画意”

坎特造景的最大特点在于“收集和剪裁自然的美”。他本是画家,惯于用画家的眼光去“控制和加工自然”,常模仿洛兰和罗莎的风景画。洛兰的风景画常描绘罗马郊外,以残败宫苑、荒草断碑、破旧雕像等古代遗物来渲染凄凉情调。而坎特的设计就力图将洛兰的风景画移到现实中来,追求画意和野趣,力求表现情感。

在斯陀园,坎特布置了许多的“古代遗物”,把景色像一幅幅画一般逐个沿游览线路展开。这种手法与李骚斯庄园的布局很接近,很可能是受了当时传入欧洲的《圆明园四十景图》影响。为了展现画意,坎特在斯陀园布置了几十个小建筑,甚至按照风景画在园林中造残垣断碑、枯树倒墙,搞一些铭刻、题诗。

在斯陀园东部,坎特布置了荒野自然的风景,以微微起伏的地形避免一览无余,使风景中的建筑各自保持独立性。他以绘画为蓝本建立了一处充满田园情趣的“爱丽舍”花园。

在流淌的小河“斯迪克斯”旁,坎特建造了几座庙宇倒映水中。一处模仿古罗马西比勒庙宇的古代道德之庙,以及河对岸作为对景的“英国贵族光荣之庙”,仿照古罗马墓穴的半圆形纪念碑,壁龛中有14个英国道德典范的胸像。

跨越一处水池东边的支流,建造了一座帕拉西奥式的桥。从桥头南望,可见由建筑师吉伯斯建造的友谊殿,这座纪念建筑物具有很强的立体感,成为几条视线的焦点,成为自然风致园的惯用手法。

小山之巅,吉伯斯建造了一座哥特庙宇,代表着撒克逊民族光辉的过去。

坎特摈弃了传统观念,天才地从不完善的理论中建立起较完整的造园体系。但他追求画意,过多使用 “古代遗物”和各种风格的小建筑来造景,拥挤杂乱反而成为了园林的累赘。

3.5 布朗的庄园美化

坎特之后的建造者是布朗。他出身园艺世家,是坎特的学生和同事。坎特改建斯陀园时,布朗就作为他的助手在此工作。他在“希腊山谷”的建设中起到重要作用。“希腊山谷”建在“爱丽舍田园”北面,是盆地型式开敞的牧场风光。坎特去世后,布朗接手他的工作,打理斯陀园。

大约1748年至1750年之间,布朗改建了斯陀园。有一张鸟瞰图遗留下来,从图上看,布朗将坎特遗留的笔直林荫路完全取消,拆除了残垣断碑以避免人工雕琢的痕迹。坎特的手法还留存古典园林的痕迹,而布朗已经完全与古典园林对立而具有自己的特色。

在对斯陀园的改造中,布朗更多使用颜色深黝的成片树丛,椭圆形种在高地上,被阳光下的浅绿草地衬托,用以遮挡边界和景致不佳之处。他以自由流畅的湖岸、平静水面、缓坡草地、起伏地形上的树木来造景。这时的斯陀园所有道路都是曲曲折折的,在草地和树木之间绕来绕去。树木成片成丛,疏密有致,散布在草地上,小河和湖泊自然流畅。斯陀园彻底地抛弃了古典园林的影响,成为一座自然风致园。

斯陀园经过数代造园家之手,被当时的人视为理想的风景园,竞相模仿。而布朗成了大家改造园林的最佳咨询对象, 

4/布朗与庄园园林化成熟期

到了18世纪60年代后,布朗声名大著,被称为 “自然风致式造园艺术之王”,在英国自然风致园的地位大致与勒诺特尔在古典主义园林上的地位等同。这个时期,土地贵族和农业资产阶级在政治上举足轻重,成为新时期的思想文化领导者。庄园园林的重要性大大超过宫廷园林,领导了造园艺术的新潮流。布朗风格的风靡,正反映了英国乃至整个欧洲新兴资本主义农业和畜牧业的大发展。

布朗的风格比肯特更进一步,更纯净化。他善于理水,是英国造园家里第一个重视水的作用的,湖泊常常被他设计成园子的中心,这是肯特没有的。

布朗风格创造了理想化的自然,看着完全就是大自然的杰作,几乎看不到人工的痕迹。布朗极度追求纯净,杜绝一切直线的应用,充分利用自然地形的起伏,摈弃许多的小建筑物,将花园布置成“完美”的田园牧场,优雅、宁静、清爽。

布朗的完全取消了花园跟园林的区别,甚至连“隐垣”都不要了。大片随坡起伏的草地是园林的主题,一直伸到建筑的墙根。建筑物前不留一点儿几何痕迹,连平台都没有。园林里面甚至园林外目力所及的村庄农舍都要搬到看不到的地方去,也不允许主建筑物周边有菜园、下房、马厩、车库等,要远离主建筑物,或用树丛遮挡,或者设在地下室。

他将庄园园林化时期的自然风致园推到了极致,以至于反对者们批评说:“他从没有改变主题,而是又重复另一个主题”,批评他的园林已经抽象化、标准化了。

5/小结

斯陀园虽不完美,但其意义却是深远的,它见证了英国自然风致园的兴起与风靡。这个过程,正好反映了资产阶级取代封建君主专制历程中园林艺术的变化;反映了规则式园林传统被破坏的过程。从布理治曼到坎特、布朗,旧传统一步步被突破,被抛弃,新的造园艺术一步步成熟起来。旧的传统被扫除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也就是新造园艺术完全成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