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丘陵型观光农业园规划策略探析

作者: 杨思清,秦华 时间:2019-2-28 阅读次数:1044

——以潼南果立方博览园为例

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国进行了近百年的乡村振兴实践[1]。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强调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补齐农村发展这块短板。观光农业园作为乡村多功能复合型综合体,是乡村经济发展、生态建设、产业复兴、人居环境改造的重要带动者和引领者,要推动实现乡村振兴战略,有必要对观光农业园进行合理有效的规划建设。本文以重庆市潼南区果立方博览园为研究对象,探究山地地区丘陵型观光农业园存在的问题及其对应的规划策略,以期为今后的建设提供指导意见。

丘陵是指高度差在平原和山地之间的地形,是陆地上起伏和缓、连绵不断的低矮隆起高地。丘陵一般海拔在200m以上,500m以下,相对高度一般不超过200m,是由各种岩类组成的坡面组合体[2]。丘陵型观光农业园是在丘陵地环境下建立起来的,以农业资源为基础,依据农业旅游的发展规律,对园区进行合理的规划设计、施工管理等手段,将具有丘陵特色的农业与旅游业相结合,充分整合经济效益、生态效益以及社会效益于一体的新型观光农业园[3]。

一/规划区域概况 

1.1区位概况

重庆果立方博览园(以下简称园区)位于重庆市潼南区小渡镇东部的刘家村,占地面积3000余亩。潼南区位于长江上游、重庆市西北部, 地处渝蓉直线经济走廊, 西部和北部与四川省接壤[4],是首批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国家现代农业科技园区[5]。小渡镇刘家村位于潼南与铜梁交界处,地理位置优越,是进入潼南的东南门户。园区距离小渡镇区仅2公里,紧邻319国道,交通便利,具有天然地理区位优势。

1.2地势地貌

丘陵型农业园的规划难点之一在于其地形的特殊性,因此规划前必须对场地的地势地貌进行充分的分析,以此为基础进行水体、建筑、植物等其他要素的布局。规划利用ARCGIS10.2对园区的高程、坡度、坡向进行分析,由图可知,园区用地为丘陵地貌,以梯田肌理为主。园地最高高程300m,最低高程210m,高程差为90m。整个地形呈现东南高,西北低的态势(图1)。

根据坡度分析将此地按坡度大小分为极陡坡(60-90)、陡坡(30-60)、中坡(15-30)、缓坡(5-15度)、平坦坡(0-5度)五类。坡度以10-30的中等坡度为主,急坡区域(50以上)主要位于沟谷地带(图2)。由坡向分析图可见,园内各个坡向所占比例大致均衡。西南向及北向坡面稍多(图3)。

1.3自然资源条件

园区位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 气候条件较好, 具有气候温和、雨量充沛等特点[6]。植物资源以柏树、竹林和农作物为主,西部被平摊河环绕,全长近3公里,风景优美,水质较好。园区内部主要由两条灌溉渠穿流而过,水塘星罗棋布,共52个,农业生产用水资源丰富。因此,要对水资源、植物资源进行合理的保护和利用,丰富园区生态系统结构,建立生态网络系统,倡导低碳环保型旅游模式,减少对生态环境的破坏。

1.4产业发展现状

园区目前以蔬菜和粮食作物种植为主导产业,2010年农林牧渔业总产值2500万元。产业类型较为单一,经济基础薄弱,仅能满足当地居民基本的生活需求,若要打造具有持续经济发展特色和游客吸引力的农业园,实现产业振兴,需找准产业发展方向,保持其主导产业发展动力,延伸产业链条,促进产业向复合型发展,确保建设效益高、生命力强的观光农业园。

1.5人文景观状况

园区外部与具有历史人文特色的少云镇以及具有历史宗教文化的卧佛镇相邻,20公里以内的主要景点有:马鞍山公园、铜梁安居古镇、马龙山、邱少云烈士纪念馆等。内部保留了明清时期银汉桥、宗教庙宇等历史文化资源,但目前荒废已久且内涵并未得到传扬,造成场地内部地域文化缺失,缺乏特色性,易存在与其他农业园风格相近甚至雷同的问题。因此,应充分挖掘当地传统文化,传扬历史文化故事,并通过市场化的宣传方式塑造园区的品牌形象。

二/规划总则

2.1规划原则

(1)科学性,推动基地农业现代化发展,将 “三新”概念——新技术、新设施、新品种融入生产;(2)特色性,做足时空差异化发展文章,努力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新,人新我特;(3)复合性,以农业生产为主,结合观光旅游等活动项目;(4)文化性,充分尊重和发掘当地的文化内涵和人文特征,将其运用和渗透到规划的各个层面;(5)景观性,科学与艺术相结合,依据美学、园林学基本原理,提升园区的景观效果。

2.2规划理念

“发展”的理念是乡村振兴的总体思想,“发展”代表着“生长”,是一个不断更新、进步变化的过程。此外,园区以果树生产为基础与特色,果树的主要繁殖方式之一为“嫁接”。由此,以 “发展”理念和“嫁接”两方面为理念构思来源,提炼“嫁接-融合-生长”为核心思想。嫁接,即农业与旅游联姻,以特色农业为载体,果+花+旅、生态+生产+生活、科技+文化+景观、观赏+体验等,嫁接延伸产业链条,产生杂交优势,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确保高效益,增强生命力,因此,嫁接是实现综合效益最大化的基本手段。融合,体现系统性、整体性与有机联系性,包括产业项目、综合功能、资源配置、时空要素等方面的融合。融合既是嫁接的必然要求,也是实现生长的必要前提。生长,即变化、发展,是连续的、长久的、健康的生长,意味着传承与发展,生长是嫁接、融合的结果,绿色、健康、可持续发展是生长的终极目标。

2.3规划定位

本规划最大的亮点在于时间和空间上的特殊性,时间上,兼顾四季效果而反季节,空间上,反映出人与花果的移动和互动,以“花开不问时,果熟无春暖,四季有花开,时时有果采”为总体目标,以打造西南地区精品鲜果田园超市和西南地区花果休闲观光天堂为战略目标,使精品盆栽果树与高品质的休闲观光旅游完美结合,形成以“三养”为主要功能的盆栽花果博览园,即:养眼、养身、养心。养眼,即步移景异,景到随机,四季有景,季季不同,突出视觉冲击力;养身,即环境健康、生产健康、产品健康,规划设置特色性康体运动与保健养身项目;养心,即赏美景,品香果,陶冶情操,提高人文素养,展现人文关怀。

三/规划策略

3.1绿色振兴,生态优先

3.1.1基于生态本底的规划格局

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强调生态文明建设,乡村的建设和发展不能一味的注重经济发展,同时要注意保护乡村生态景观资源。园区内丘陵地较多,且多数呈台地式分布,造成园区整体被分割,生态环境脆弱,坡度较陡的丘陵可利用率低,更易造成土壤水分、养分的流失。根据规划思想与自然条件,规划形成“一带二轴三区多点”的生态农业观光园的空间结构。“一带”为滨河景观带,与平滩河相邻,依托地理及景观优势,可开展康体养生、休闲娱乐等活动项目,是基地内重点打造的景观之一。“二轴”其中一条为南北向贯穿主入口与滨河景观带的主要景观轴线,另一条为东西向的视线通廊轴线。“三区”为人花互动区、人静果动区、果静人动区,为项目主要的功能区。(图4)

3.1.2构建生态旅游模式

乡村振兴要坚持空间格局、产业结构以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7]。在乡村旅游下倡导低碳环保型旅游模式,提倡生态旅游,构建乡村生态滨河慢行系统,形成“绿道”,既能借助田园景观满足人们运动康体、休闲观光的需求,又对环境产生最小干预。根据其景观状况和地势特点,规划提出四种慢行系统模式:(1)绿地穿梭,慢行系统穿梭在绿地中,一旁的公共空间保留有草坪,提供休憩。(2)与水域相连,慢行系统靠近水面,游客能够观赏水生植物和湿地景观,布置1-2处亲水栈道,为游客提供与自然亲近的机会。(3)与场地相连,适当的布置节点,用慢行系统将其串联起来,让游客开展更多活动。(4)自行车道与人行道分离,通过自行车道与人行道的分离,增加慢行系统的趣味性,营造丰富的视野。

3.2产业振兴,多产相融

3.2.1稳扎主导产业

农村经济增长依赖于具有生命力的产业结构和布局,因此,产业振兴是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一环,需建立一套具有规模化、品质化、市场化的主导产业,延伸更多产业链。规划以果树为主导产业,露地栽培和盆栽展示为主要途径,可移动和反季节为特色,符合总体规划思想。露地栽培的果树可在苗木生产、花果观赏、果树产品研发上带来基本效益,反季节盆栽果树,在露地栽培的基础上提出全新理念,可培育,可移动,观赏性强,成为园区潜力更大的增收效益。因此,将果树及其创新产业与整个园区的休闲观光、康体养生、科普教育等功能融合,并根据人与花果的关系划分为三大主要功能区:(1)人静果动区、人动果静区、人花互动区。人静果动区以反季节盆栽果树产业为主,通过科技培育反季节盆栽果树,然后移动到温室大棚供游客观赏采摘,盆栽果树的移动意为——“果动”,人们能够在同一地点采摘一年四季不同的新鲜水果,意为——人静;(2)人动果静区以露地果树栽植为主,依据“四季有花开,时时有果采”的规划理念打造“春夏秋冬四季鲜果主题园”,随着季节的变迁游客来到不同的果园,意为——“人动”,露地固定栽培季节性果树,意为——果静,果树品种配置方案为:春园种植杏、枇杷、桑葚、草莓等;夏园种植樱桃、桃、李、西瓜、葡萄等;秋园种植梨、苹果、石榴、猕猴桃等;冬园种植柑橘、柚、枣、柿、橙等。(3)人花互动区以林下花镜和花海花坡为主要特色,游人通过盘山步道穿越花海花林,养身、养情、养性,体现人和花互动主题。(图5)    

3.2.2开发功能复合型产业

项目类型 项目名称
生产活动 盆艺展区、盆苑集芳、盆香雅意、四季果园、设施生产温室大棚、冻库
商业服务 果语风情街、花园餐厅、滨水汇演、产品陈列厅、盆艺展区
文化教育 百果天堂、科普揽胜、果树基因库、情感天地、花果学堂
康体养生 康养中心、处方园
参与体验 亲子乐园、活力滑草、丛林探险、野趣闯关、泛舟码头、花海卡丁车、
动感越野赛道、城市农庄、滨河慢行系统
休闲观光 空中果园、樱花大道、五彩花坡、花间栈道、湿地花卉园、荷兰风情区、
北海道风情区、美洲风情区、花卉农场区、保加利亚风情区、普罗旺斯风情区、浪花谷、漫花广场

在复合型的产业集群中,产业与产业之间是互通合作关系,以期营造一种共生共赢的发展模式,产业与产业之间的竞争壁垒消除,地缘优势得到充分发挥,从而形成一种整体多元化,内部专业化,产品、信息、资源流通性好的产业合作共同体[8]。规划在基础产业中融入其他功能产业,规划旅游项目,构建旅游产品体系,开发旅游线路,打造属于果立方的特色名片,根据“嫁接-融合-生长”的理念,促进农、旅融合。规划旅游项目主要分为五大类,为游客提供丰富的观光体验(表1)。

3.3文化振兴,产业联动

3.3.1整合区域资源,共塑文化品牌

结合周边旅游资源,规划发展思路和方向,共同营造潼南文化联动局势,塑造乡村文化旅游形象。规划以果立方博览园为核心,整合周边区域的马鞍山公园、铜梁安居古镇、邱少云烈士纪念馆、马龙山等文化资源,共塑潼南旅游文化品牌。形成文化合力,各景点之间能够形成文化连接,与周围区域形成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局势,对潼南的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3.3.2融入传统文化,丰富精神内涵

挖掘乡村本土文化,发扬精神文化内涵,是乡村振兴的必然要求。园区内部保留有自然的“天坑”,位于园区南部,紧邻平滩河,总面积约27000㎡。内部高差较大,约23.6米。规划将此“天坑”命名为空中果园,在其上空搭建大棚,内部培育盆栽果树的同时游客可在高空以及底部游览体验。空中果园充分与整个项目主题吻合,拟以《西游记》“花果山”、“水帘洞”等为设计蓝本,集花文化、果文化、宗教文化等为一体,应用现代信息技术等科技,使游客在观、闻、听、触、尝五种感官层面得到熏陶。

3.4景观振兴,改善人居

3.4.1整治建筑风貌,健全服务设施

“美丽乡村,生态宜居”,“宜居”还需景观与配套设施并重,营造舒适的居住环境,对农房进行必要的改造,既有利于景观的提升,也解决了乡村旅游的住宿问题。除必要的管理用房外,提供住宿、餐饮服务条件的建筑基本由废弃建筑或居民用房改造而来。改造的方式不是完全按照城市的建设,而是充分融合当地山水文化、巴渝文化、花果文化、农耕文化、科技创新等,体现地方色彩,与园区规划相统一。此外,基本服务设施是支撑园区发展多功能产业的基础,其内部缺乏一定的公共服务设施,如厕所、垃圾处理点、污水排放管道,因此在前期开发区域总共设置10处厕所,12处垃圾处理点,3处管理用房,完善污水排放管道。

3.4.2完善道路系统,合理配置资源

园区内部主要由3条宽度大于3米的水泥硬化道路构成主要骨架,结合宽度小于3.0米的碎石道路、乡村小路、田间作业道等,基本已成网状布局。为满足园区后续发展需要,规划适当补充一级道路,并将其拓宽为6m,设置宽度为3m的二级道路,三级道路1.5m,此外,结合平滩河景观带设置慢行系统,其中自行车道宽2m,人行步道宽2m。(图6)由于园区内仍有不少原住民,所以在园区开发过程中,存在游客与当地居民道路、空间的分配问题。规划过程中除作为公共用途的建筑与主要道路连接外,均设置1.5m宽的小路通向民居,并用“生物篱”隔离。

3.5科技振兴,突破创新

3.5.1融合现代科学技术

促进城市乡村协调发展,推动乡村现代化建设是应有之义。规划45亩的玻璃展览温室,以果树主题小游园的形式分季节展示和培育不同果树品种盆栽,提供果树适宜的生长条件,从休眠、萌芽、开花到结果。通过集约化栽培管理,实现果树的反季节生长,达到多样的观赏效果和较高的经济效益。是集“容器果树”、“反季节栽植”、“科技展示”为一体的展示平台。另外,园区内建有冻库、生产大棚、管理用房等农业设施,冻库通过低温处理使果树尽早萌芽、开花、结果,促使果树鲜果提早成熟上市。生产大棚为应季果树栽培的主要设施之一,为果树生长提供适宜的生长环境及条件。 

3.5.2加强科普教育功能

   乡村的发展需要依靠懂技术的人才,而在引进高技术人才的同时不可忽略当地人才的培养,因此在融入科技的同时更应注重科技的普及性和普适化,引导当地人民参与建设管理,给乡村带来持续的发展动力。园区规划过程中注重展示的同时设计了花果学堂,给当地参与工作的居民进行培训,定期召开会议提供平台。城市农庄也让游客在参与体验的过程中了解果树栽植的知识和技巧。

四/结语 

农业园是带动乡村发展,为乡村吸引人才和游客,带来经济效益的载体,农业园规划是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一步,以生态保护为前提,“嫁接-融合-生长”理念为主导,针对在乡村振兴战略要求背景下的问题提出解决策略,形成以绿色振兴、产业振兴、文化振兴、景观振兴、科技振兴为主的五大目标,推动当地的生态、社会和经济效益的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周立.乡村振兴战略与中国的百年乡村振兴实践[J].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8(03):6-13.

[2]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地理学名词[M].科学出版社,2007,101-102.

[3]施叶冰. 丘陵地观光农业园景观设计研究[D].扬州大学,2016.

[4]姚秋昇,郭欢欢,梁启学.低山丘陵地区土地利用景观格局特征分析——以重庆市潼南区为例[J].农村经济与科技,2017,28(09):17-19.

[5]刘明.重庆市潼南区农旅融合发展的实践启示[J].重庆行政(公共论坛),2016,17(05):17-18.

[6]樊建军,冯兴.重庆市潼南区油菜产业发展对策思考[J].南方农业,2017,11(22):85-87.

[7]张斌.乡村振兴语境下的乡村景观管护策略思考[J].南方建筑,2018(03):66-70.

[8]程上. 复合型产业园区系统性规划策略研究[A].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重庆市人民政府.规划创新:2010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C].中国城市规划学会、重庆市人民政府:,2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