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检疫性害虫红火蚁简介及应急防控策略

作者: 田立超,周涵宇 时间:2019-2-28 阅读次数:872

当前,我市个别区县已发现少量红火蚁传入,且均在城市绿地或城郊景区绿地(草坪为主)中发现,多是由于苗木调运检疫缺失造成。鉴于该虫具有隐蔽性强、扩散性强、难以根除等特点,因此加强我市红火蚁巡查监测工作刻不容缓。本文对红火蚁鉴定特征、生物学习性、危害性、应急防控要点等内容进行阐述,旨在为我市园林部门提供技术参考。

一/简介

红火蚁Solenopsis invicta隶属于膜翅目Hymenoptera蚁科Formicidae火蚁族Solenopsidini火家蚁属Solenopsis,原产于南美洲巴拉那河流域(包括巴西、巴拉圭与阿根廷),先后入侵北美和澳洲,2003年左右传入我国台湾,2004年后相继传入广东、广西、云南等地(红火蚁传播路径见图1)。当前,我市渝北、沙坪坝、荣昌、垫江等地已有零星发生,经过地方多部门合作,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

红火蚁是危害极大的检疫性害虫,主要通过受蚁巢污染的种子、苗木、盆栽等带有土壤的园艺产品和栽培介质传播。红火蚁破坏性极大,除取食农作物的种子、果实、根茎外,还捕食小型昆虫、动物,常入侵公共设施与电器设备,对生态平衡及城市设施具有极强的破坏性。此外,红火蚁攻击性强,体质敏感者被刺伤后易产生过敏性反应,严重者引发过敏性休克,甚至造成死亡。

二/鉴定依据

2.1 镜检特征(实验室内利用体视显微镜鉴定用)

红火蚁的成虫体长为3-6 mm,头部的线呈倒“Y”形,大颚具4齿,中胸侧板有刻纹或表面粗糙;触角末端2节膨大;后胸背板平坦;腹柄节2节,大小近似;头部宽度总小于腹部宽度;工蚁和兵蚁可从头部的宽度来区分,工蚁的头部宽度约为0.5 mm左右,而兵蚁的头宽约为1.5 mm左右(见图2)。

2.2 野外初步判断依据

2.2.1蚁巢:红火蚁为完全地栖型蚁巢的蚂蚁种类,成熟蚁巢可用土壤堆积高10-30cm、直径30-50cm的蚁丘(见图3, 4),内部结构呈蜂窝状(见图5)。新形成的蚁巢在4-9个月后出现明显的小土丘状,表面土壤颗粒细碎、均匀,随蚁巢内蚁群数量的增加,露出土面的蚁巢面积不断增大。红火蚁蚁巢常见于草丛中,草坪的向阳面居多,垃圾箱等食物较丰富的地段也较为常见。

2.2.2攻击性强:蚁巢收到干扰时,红火蚁会迅速攻击入侵者,大量红火蚁会在惊动时爬出。主动攻击入侵者的行为可作为快速判断是否为红火蚁的重要依据。

2.2.3体型及体色:红火蚁体型大小为连续性、线性变化。红火蚁工蚁分微型工蚁、小型工蚁、大型工蚁等,大小3-5mm不等。个体多为亮红棕色(见图6)。 

三/生物学习性3.1种群模式、品级和分工

红火蚁为完全地栖型社会性昆虫,根据巢穴中蚁后的数量可分为两种社会型:单蚁后型和多蚁后型。根据华南农业大学调查结论,入侵我国大陆南方的红火蚁主要为多蚁后型。

由3种品级的蚂蚁组成-雄蚁、蚁后、工蚁。工蚁按体型可分为微型工蚁(小于3mm)、小型工蚁(约3mm)和大型工蚁(约5mm);从职能上可分为育幼蚁(属微型工蚁,照料幼蚁和蚁后)、居留蚁(年龄稍大的工蚁,防御蚁巢)、觅食蚁(年长的工蚁,体型较大,负责觅食、防卫、修建蚁巢)。

3.1繁殖力和发育历期

蚁后是红火蚁种群的繁殖中心,除产卵外,还可通过释放信息素来影响工蚁和有性生殖蚁的生理及行为。蚁后卵巢含有80-90条卵巢管,一头蚁后每日可产卵1500-5000粒,产下的卵有三种类型:营养卵(用于饲喂幼虫)、受精卵(发育成不育的雌性工蚁或有繁殖力的雌蚁)、未受精卵(发育成雄蚁)。

卵经过7-10天的胚胎发育就可孵化成无足、蛆状幼虫,发育成成虫需经过4个龄期。其中,20-45天成为工蚁,30-60天后成为大型工蚁,约80天发育成兵蚁、蚁后或雄蚁。蚁后一般寿命达6-7年, 工蚁和兵蚁寿命1-6个月。

3.2婚飞和营巢

新建蚁巢经4-5个月即可成熟并开始产生有翅生殖蚁,成熟蚁巢一年可产生4000-6000头有翅生殖蚁。只要条件合适,成熟蚁巢的生殖蚁可随时发生婚飞。红火蚁婚飞多发生于春秋两季,3-5月是高发期,降雨后1-2天加气候温暖(高于24℃)、晴朗、风速不大时即开始婚飞,多集中在上午10时左右。婚飞前,蚁巢多有宽度为6-10mm的蚁道出口,供生殖蚁爬出蚁巢。红火蚁交配行为可能发生在90-300m高空,除随风、水流扩散外,还可飞行3-5km降落寻找筑巢点。

红火蚁婚飞结束落地后即脱去翅膀,寻找适宜营巢地点。婚飞降落点非常重要,一般来讲,约有99%雌蚁在婚飞、落地营巢过程中死亡。而在重点防控区域,由于采取了防控措施(一般采用全园普撒诱饵),大大削弱了生物抑制作用,造成红火蚁落地成活率较高,这也是红火蚁容易再猖獗的原因之一。除婚飞分巢外,多蚁后型红火蚁也会出现分巢方式建立新的群体,即一部分蚁后带领部分工蚁离开原蚁巢,在附近建立新的巢穴。

3.3环境因素

红火蚁一般在高于10℃时开始觅食,最适活动温度为22-36℃。湿度对红火蚁非常重要,红火蚁多在池塘、河流、沟渠边筑巢,在土壤湿度过小时,蚁群活动会受到影响。

四/危害性

4.1对人体健康的危害

人体红火蚁叮咬后有火灼伤般疼痛感,其后会出现水泡。少数人对毒液中的毒蛋白过敏,严重的会产生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水泡破后极易被细菌感染。在广东等红火蚁发生严重的地区,每年有200余人因被叮咬接受过治疗。

4.2对公共安全的危害

红火蚁常将蚁巢筑在居民区附近或电器设备中,如电表、电话通讯设施箱、空调机,可造成电线短路或设施故障。据统计美国因红火蚁对相关电器设施的危害每年损失达上千万美元。

4.3对农林、畜牧业危害

红火蚁食性较杂,可取食作物种子、果实、嫩茎、根系等,可对栽培植物造成严重影响,威胁多种作物。此外,红火蚁还危害农业灌溉系统,影响农业作业,降低农业、畜牧业工作效率。红火蚁常叮咬牲畜,偶尔对牛、猪及其他小型家禽产生危害,严重的可导致牲畜死亡。

4.4对生态系统的危害

进入新的地区后,由于红火蚁竞争力强,常捕食其他小型动物,明显降低了当地生物物种多样性。据报道,蜥蜴、蚯蚓、鹌鹑、金龟子等生物均会受红火蚁攻击。国外曾有报道,在红火蚁入侵区域,节肢动物丰富度降低了40%,且取代了当地蚂蚁种群,对生态系统平衡产生极大影响。

五/应急防控策略

当前,红火蚁防治思路多为监测与综合防控并举,有效的监测是实现有效防控的前提,澳大利亚、新西兰红火蚁防控实践经验证实了这一点。红火蚁监测主要分问卷调查法、目视法、诱饵诱集法,发现蚁巢后及时定位,并进行防控计划制定,可大大提高防控工作的效果。目前,红火蚁综合防控方法分为灌巢、诱杀、天敌等,国内使用较多的防控策略多分为2个阶段,第一阶段采用饵剂处理,是将灭蚁饵剂洒在蚁丘周围让工蚁搬入蚁丘内部,以达到灭除蚁后的目的;第二阶段为个别蚁丘处理,是使用接触型杀虫剂等化学药剂或沸水、清洁剂等非药剂处理方式,来灭除活动中的工蚁、雄蚁等。

针对园林特定环境,建议采用①加强日常巡查(按棋盘法放置火腿肠诱捕活蚁鉴定,监测点应随机设置)、②应急防控(药剂灌巢)与③普防(饵剂)为主的综合防控措施。日常定期巡查可有效保障红火蚁蚁巢的快速发现,为后期防控提供基础;应急防控可确保区域内种群密度的有效降低,但需注意蚁巢受惊后扩散;采用饵剂普防可实现整体区域内红火蚁密度的有效降低,但易对生态系统中其他生物(如本地蚂蚁、甲虫、鸟类)产生影响,采用需慎重。此外,建议高危区域或已发生区域应树立警示牌,加强对区域内民众的宣传工作,开通电话热线、网络平台等信息举报通道,发动社会力量加强对红火蚁的监控力度,实现各区联防联控。

参考文献:

[1]高燕, 吕利华, 何余容, 齐国君, 张金强. 红火蚁与两种本地蚂蚁间的干扰竞争[J].昆虫学报, 2011, 54(05): 602-608.

[2]黄俊, 陆永跃, 梁广文, 曾鑫年, 曾玲. 四种毒饵对红火蚁的田间防治效果评价[J].环境昆虫学报, 2008(02): 135-140.

[3]黄俊, 王丽坤, 智伏英, 应俊杰, 孟幼青, 李艳敏, 吕要斌. 基于外部形态特征的红火蚁野外快速识别方法研究[J]. 环境昆虫学报, 2018, 40(03): 715-720.

[4]刘政军, 刘治波, 刘志俊. 红火蚁的危害及国外有效防治方法[J]. 农药科学与管理, 2005(07): 29-31.

[5]刘晓燕, 吕利华, 冯夏, 陈焕瑜, 周小毛, 张德雍, 黄华, 何余容. 红火蚁生物防治研究进展[J]. 广东农业科学, 2006(05): 18-23.

[6]刘杰, 吕利华, 冯夏, 陈焕瑜, 周小毛, 张德雍, 黄华, 何余容. 美国红火蚁防治饵剂的研制应用与启示[J]. 广东农业科学, 2006(05): 12-17.

[7]许齐爱, 李佳颖, 任顺祥. 红火蚁高致病力黄绿绿僵菌菌株的筛选[J]. 中国生物防治学报, 2013, 29(03): 384-388.

[8]曾鑫年, 熊忠华, 郭景, 黄田福, 吴上新. 多杀菌素对红火蚁的毒力及传导毒杀作用[J]. 华南农业大学学报, 2006(03): 26-29.

[9]张润志, 任立, 刘宁. 严防危险性害虫红火蚁入侵[J]. 昆虫知识, 2005(01): 6-10.

[10]庄亚荣.红火蚁的普查与防控技术方案分析[J].南方农业, 2018, 12(20): 144-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