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综合新闻 >> 正文

汶川:“樱桃书记”砍树记

作者: 时间:2019-7-11 阅读次数:377

郭祥兴没到汶川前,只吃过樱桃。怎么种?他一窍不通。

2016年3月,时任四川省林业厅造林绿化管理处副处长的郭祥兴被选派到汶川县挂任县委扶贫专职副书记。

汶川县位于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是四川45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贫困人口点多面广,高半山区和边远村寨贫困程度最深,要从根本上摘掉穷帽,就必须从产业上入手。

当时,甜樱桃、脆李子和香杏子并称“汶川三宝”。多年来,依托这些产业,农民有着不错的经济收入。然而,随着果树不断增高,效益却逐年下降,每年因摘甜樱桃从高处摔伤的事多次发生。当地曾经实施樱桃树矮化,但由于种种阻碍,工作一直难以推进。

郭祥兴向县委主动请缨。

一开始,他就犯了难。果树修剪管理并不是郭祥兴的专业,防沙治沙专家面对樱桃树是彻彻底底的外行。

郭祥兴跑到青岛市农科所,跟着技术人员去地里观察怎么种,又多次到雅安的汉源参加农业座谈会。准备了大半年,他“上岗”了。

“哪能不怕,”郭祥兴知道樱桃树是很多农民唯一的收入来源,“把树整死了,老百姓要找我拼命。”但他还是决定试试。

克枯乡克枯村老书记余跃秀是郭祥兴选定的全县第一个“砍树”试点户。

2017年正月十六,他来到余跃秀家,当时她不在。在征得余跃秀的儿子和老伴对樱桃树进行矮化的同意后,郭祥兴爬上树准备锯。余跃秀回来了,一看自家树上有个外人,她吼道:“你整我的树干啥?”

他连忙从树上下来,给余跃秀讲锯树矮化的理由,当场允诺“矮化后如果这树不结果了,歉收了,你来县委找我,损失我来赔。”这才打消了她的疑虑。

这样的尴尬情景在樱桃树矮化之初天天碰到。经常是一家人里男人同意了,女人不同意;儿子同意了,老人又不同意。

矮化后第一年,余跃秀家30多棵樱桃树的果子除去送亲戚朋友的,还卖了近五万元。没矮化前,所有果子最多只能卖三万元。

余跃秀主动给郭祥兴当起了“大喇叭”,逢人便说家里果树矮化后的效果。有了这样的宣传,两个月的时间,全县20多万棵10年树龄以上的樱桃树全部矮化完成。在郭祥兴的指导下,汶川又推广有机肥替代化肥和樱桃套袋技术。

“汶川有2000多户樱桃种植户,户户我都见过面,每一户的树我都下过刀。”郭祥兴颇感骄傲。“樱桃书记”的称呼也在群众中传播开来。

除了樱桃树外,他又带领村民改造提升低产茶园5000余亩,脆李子2.8万亩。2018年,汶川县农业总产值较2015年增加1.5亿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较2015年增加3359元。汶川县还荣获“2018年度中国十佳脱贫攻坚与精准扶贫示范县”。

原本到2018年3月两年挂职期满的郭祥兴,在汶川县委向四川省委组织部提出延长挂职两年申请后,又延期一年。

三年间,郭祥兴走了117个村,用坏了3把油锯、8把手锯、5把修枝剪、4个小蜜蜂扩音器,也手把手教出了一支300余人的“土专家”“田秀才”。今年6月,汶川县威州镇布瓦村农技队的“土专家”被邀请到金川县马尔邦乡八角塘村,对3000余株樱桃树整形修剪。

前些日子,当郭祥兴评为第九届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的消息传到村子时,布瓦村人比自己得大奖还激动。6月18日,布瓦村支部书记朱德平、村主任李权英和5名村民代表来到郭祥兴的办公室,“这是我们从郭书记亲自修枝的樱桃树上摘下的果子”“郭书记实至名归,我们心里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