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首页图片新闻 >> 正文

园艺发展:中国更值得期待

作者: 时间:2020-6-24 阅读次数:332


家庭园艺花卉品种日趋丰富


色彩艳丽的洋杜鹃盆栽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各个行业都产生了一定影响。

荷兰花卉市场遭受百年来首次重大危机,单日销毁数百万枝花,3月、4月损失达20亿欧元,占全年销售额30%左右。

相比之下,日本园艺市场的情况比荷兰好得多。由于线下花园中心没有关闭,疫情期间人们更有时间享受家庭园艺的快乐,因此,园艺用品在疫情期间保持稳定增长。

荷兰:鲜花出口损失惨重,零售乐观

“荷兰以出口为主的批发商和出口商,损失非常大。”荷兰Royal FloraHolland U.A.代表PIM说。

荷兰鲜花行业以出口为主。农场生产的花卉产品85%出口到其他国家,其中九成出口到欧盟及其成员国,最大的消费市场是意大利。

由于疫情在欧洲多国蔓延,德国、比利时、意大利等国此前为应对疫情,花店纷纷关门,导致需求大幅下降。

同时,一些国家限制不必要产品的进口数量,鲜花物流也受到一定影响。

“花店销售渠道关闭的影响很大。虽然欧洲许多超市也销售鲜花,但在特殊时期,超市会根据客户需求,决定供货量。”PIM说。超市中,平常留给鲜花销售的空间,现在都让给了意大利面和大米。

他表示,在荷兰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被迫隔离在家的荷兰人认为,应该在美化家庭环境方面多花一些精力。

因此,疫情期间家用鲜花消费量明显提高,线上花店品牌bloomon销量有所增加。

“据我了解,中国在疫情期间线上鲜花交易量也有所增加。越来越多人愿意花更多的钱买花,这是好事。”PIM说。

荷兰花卉零售体系和中国还是有一定区别。

荷兰人买花已成为日常行为。在中国最大的鲜花销售量还是公共用花或节庆鲜花。同时,中国部分超市有绿植区,但少有销售鲜花。

PIM认为,鲜花进超市能否在中国实现,主要与消费者需求、习惯有关。此外,对冷链保鲜技术也有一定要求。

虽然荷兰本地零售需求上升,但零售毕竟只占15%,总体来看,对整个鲜花产业的帮助作用并不大。

RFH是一家荷兰花店集团,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拍卖公司之一。

截至4月,荷兰约有50%鲜花被销毁,为了保证和维持价格水平,RFH进行整体调控,要求农场提供去年30%的产量进行拍卖。

“经过一个多月努力,需求已有上升势头,RFH已取消调控。”PIM说。

荷兰政府在积极应对疫情的同时,也为鲜花产业推出多项利好政策。

一是政府拿出6亿欧元,补贴鲜花企业;二是政府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企业代付30%工资;三是政府对农场和企业放宽贷款条件;四是所有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暂缓交付水电费。

日本:家庭园艺已成生活方式,影响不大

作为较早的一代外贸人,广东新海山家居总经理张燕兵经营日本季节性庭院产品已有30多年,他认为中日两国花卉园艺市场存在很大不同。

日本较早就向欧美学习,在亚洲国家中花卉园艺产业发展较为成熟,最大特点为连锁、高效、专业。门店售卖的资材非常齐全,甚至店员都可以教消费者如何操作或如何种花。

反观中国,自古以来园艺生活就是有钱人的消费,产业发展受到消费水平、生活习惯、土地规划政策的影响,还处于初期阶段。

“家庭园艺已成为日本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张燕兵说。

日本全国有4521家家庭用品连锁中心,全年销售额2700多亿元人民币,其中,老百姓在花园和户外用品方面的年消费额351亿元人民币,占总销售额13%。DIY产品尤为受青睐,是家庭用品当中的销量冠军。

正是由于日本人爱园艺,善于动手创作。疫情期间,包括鲜花、资材用品、工具和收纳在内的园艺产品都保持稳定增长态势。

一个好的市场必须要有优秀的从业者作为支撑,但成功是不可完全复制的。这次疫情是灾难也是契机,让从业者关注到花卉园艺领域成熟国家的发展情况,反思自身,重新定位,明确方向。

记者相信,崛起是要经过洗礼的,疫情影响只是暂时的。行业内需要有志企业,要利用好现有资源,将花卉产品与文化、生活相结合。

中国花卉园艺产业未来的发展值得世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