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加强城市绿地生态系统监测与价值核算工作

作者: 艾丽皎,成泽虎 时间:2020-8-24 阅读次数:395

生态系统价值即生态系统及其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和产品所具有的价值,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贯穿于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的全过程。开展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赋予生态系统以价值内涵是解决环境经济外部性、实现区域均衡发展的重要手段,是架起“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之间的桥梁。生态系统价值核算离不开生态系统监测,它是价值核算的基石,离开科学准确的监测数据作支撑,生态系统价值核算工作就成了无源之水。城市绿地作为城市中最重要的生态系统,因其与人类关系的密切性,成为各级政府生态保护工作的重点。尽快建立起完善的绿地生态监测网络体系是保证绿地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条件。

1/政策背景

1.1生态系统价值核算

生态系统功能是价值的基础。党的十八大以来,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的高度,生态系统功能被纳入各级政府工作的重点。随后,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强调树立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理念,制定《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评价考核办法》,把生态系统价值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十九大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写入党章,作为架起“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之间的桥梁,生态系统价值核算工作迫在眉睫。

1.2生态系统监测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相继出台多条政策文件,将生态系统监测网络建设作为生态系统保护的首要工作在开展。2015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提出“要利用先进技术手段,对包括城市绿地在内的生态系统开展全天候监测,建立健全的监测网络体系”。2015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方案的通知”,强调“要建立涵盖森林、草原、河流、绿地等要素在内的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的环境质量监测网络,标准规范的开展监测和评价,客观、准确反映生态系统状况”。2016年10月20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重庆市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建设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确提出,在2020年,要在全市范围内初步建立起地面生态定位和生物多样性观测网络,重点推进一批地面生态系统监测站点的建设。通过城市绿地生态监测进行城市绿地生态价值核算,评估城市生态系统的状况在城市可持续发展中将会发挥着越加重要的作用。

2/现实意义

开展城市绿地生态系统监测与价值核算工作,具有如下现实意义:

2.1为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提供数据支撑

现行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以国民生产总值(GNP)或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主要指标,它体现了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直接产品的价值,却忽略了其作为生命支持系统的间接价值。研究表明,生态系统的直接价值远低于其间接价值。因此,现行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必然会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错误的导向作用,必须将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1]。那么,通过建立城市绿地生态系统监测体系,可以准确核算城市绿地生态系统价值,为未来计算城市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打下基础,进而对整个城市的生态安全与城市生态系统健康、可持续发展进行科学评估,有效预算城市生态投入,以期为政府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优化策略提供科学支撑。

此外,通过绿地生态价值核算,实现绿地资源货币化,可为绿地资源的保护实现资金保障,对园林绿化成果的保护及城市生态系统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2.2是贯彻落实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各项制度的基础

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贯穿于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的全过程,通过开展城市绿地生态系统监测与价值核算工作,才能准确给出绿地资源变动前后的价值量,才能真正意义上使绿地资源有偿使用、绿地生态保护补偿、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生态文明绩效考核等制度落地,科学执行。

2.3为城市园林发展重大科学问题提供了研究平台

要回答和解决诸如城市系统规划、城市生态安全、“绿地对减缓城市热岛效应的作用”、“绿地在海绵城市建设中的作用”、“绿地与城市公共健康”等涉及城市生态建设的重大科学问题时,需要依靠生态监测网络长期观测积累的数据来保障,需要依托生态监测网络持续性的研究成果来支撑,城市绿地监测网络为研究解决此类重大城市生态理论问题提供不可替代的研究平台。

2.4为评估园林生态工程成果及为未来城市生态建设提供决策依据。

通过城市绿地生态监测网络的建设,在特定区域进行长期定位观测研究,为科学监测和评价已实施园林工程生态效益提供重要的基础数据,解决了园林生态工程成果评估难的问题,确保园林建设的财政投入能产生相应的生态价值。同时,通过在城市绿地建立生态监测站,开展长期定位观测,研究现代城市绿地内部生态机理以及绿地建设关键技术和优化模式,为保障城市生态建设和实现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宏观决策提供重要的科学依据和技术支撑。

2.5提高人们的绿地保护意识,强化城市绿地的地位和作用

通过建立城市绿地监测体系,科学评估城市绿地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有利于向社会宣传城市绿地的生态、经济和社会价值,提高人们对城市绿地重要性的认知,强化城市绿地在城市生态系统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3/国内外工作进展

生态监测,是指利用生态学的手段和方法,从不同角度和尺度上,对生态系统的功能以及结构的时空格局进行测量。生态监测最早始于英国[2],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迅速发展,很快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开展,1997年,美国巴尔的摩和凤凰城陆续建立了长期生态观测体系,为城市生态站的建设提供了实践经验[3]。在我国,生态环境监测起步较晚,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组建大尺度的地面生态监测网络,即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在林业和农业上都形成了各自主导的生态系统研究网络,林业上已形成行业标准,即LY/T1626-2005《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建设技术要求》[4]。在城市生态系统方面,北京建立了全国首家以城市生态系统为研究对象的生态站点,首次在城市中建立了固定监测站,逐步形成监测网络,针对城市中不同的生态系统生态环境、植被覆盖情况等相关参数开展长期监测及生态环境质量评估。

20 世纪末,Costanza[5]等学者研究成果的发表,生态系统价值核算研究引起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尤其是千年生态系统评估(MA)的开展极大推动了全球范围内的生态系统价值相关研究。随后开展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6]、环境经济核算体系试验性生态系统核算( SEEA-EEA)[7]等又逐步推动各国政府尝试将生态系统价值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我国的生态系统价值核算工作中,森林、海洋和荒漠等生态系统先行一步,相关部门先后发布了LYT 1721-2008《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8]、GBT 28058-2011《海洋生态资本评估技术导则》[9]、LYT 2006-2012 《荒漠生态系统服务评估规范》[10]、LYT 2735-2016《自然资源(森林)资产评价技术规范》[11]等文件,规范了全国的森林、海洋和荒漠生态系统的价值核算工作。多个省(市)每年或每几年定期向社会发布生态服务价值核算报告(见表1)。

序号 省(市) 生态系统类别 组织部门 实施单位 开展项目或成果
1 北京 森林生态系统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 中国林科院 《北京市森林生态服务价值评估报告》(2015年)
经济林生态系统 —— 北京市林业果树科学研究院 《北京市经济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2017年度)报告》
2 上海 绿地林地湿地综合生态系统 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上海市林业局 上海市园林科学规划研究院 《上海绿地林地湿地生态服务价值综合评估体系与特色指标研究》(2017年)
森林生态系统 上海市林业局 上海市园林科学规划研究院 《上海市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2016年)
3 重庆 森林生态系统(退耕还林工程) 重庆市林业局 重庆市林科院 《重庆市2016年度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报告》
4 贵州 森林生态系统 贵州省林业厅 贵州省林业科学研究院、贵州省林业调查规划院 《贵州森林生态价值评估与生态效益监测评价项目》(2017年)
5 青海 森林、湿地、荒漠、草原、农田生态系统 青海省林业厅 国家林业局生态监测评估中心 《青海省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与生态资产评估研究》(2012年)
6 四川 森林生态系统 四川省林业厅 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四川省林业规划院 《2016年度四川省林业资源及效益监测数据》
森林生态系统(退耕还林工程) 四川省林业厅 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四川省林业规划院 《2015年度四川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报告》
7 江西 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 江西省林业厅 国家林业局华东林业调查规划设计院 《江西省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综合效益评估》(2017年)
8 吉林 森林生态系统 吉林省林业厅 吉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 《吉林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报告》(2015年)
湿地生态系统 吉林省林业厅 吉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 《吉林省湿地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价报告》(2016年)
9 宁夏 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森林生态系统 贺兰山自然保护区 中国林科院 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丛书(2017年)
10 海南 森林生态系统(生态公益林) 海南省林业厅 中国林科院热林所海南尖峰岭森林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 《海南省生态公益林生态服务功能评估报告》(2017年)
湿地生态系统 海南省林业厅 中国林科院热带林业研究所 《海南省湿地生态服务功能评估报告》(2014年)
11 新疆 森林、湿地生态系统 新疆省林业厅 新疆林科院 《新疆森林、湿地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报告》(2017年)
12 山西 森林生态系统 山西省林业厅 中国林科院 《山西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评估成果》(2018年)
13 浙江 森林生态系统 浙江省林业厅 ---- 《浙江省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报告》(2018年)
14 张家口 森林、湿地生态系统 张家口市林业局 中国林科院 《张家口市森林、湿地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报告》(2013年)

绿地作为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城市生态系统,截至目前尚未有城市形成完善的绿地监测网络,生态服务价值核算工作也开展不多,国内仅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重庆等少数城市开展了相关工作。

3.1北京市

1995年,北京市启动了北京城市园林绿化生态价值研究工作。1997年,完成了北京城近郊八个区的建成区(绿地面积16577.13公顷)区域性的园林绿化生态价值定量评价。在此基础上,2004年对全市城市园林绿地生态功能价值进行了初步估算,得出北京市建成区城市园林绿地一年创造的生态价值达34.902亿元,其中固碳释氧价值为26.21亿元,净化空气价值7.209亿元,蒸腾吸热价值1.169亿元,涵养水源价值0.314亿元。2015年,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启动了城市绿地生态系统定位监测站的建设,长期观测、分析和研究包括对气候、水文、土壤、植被等各项指标,为实现北京城市绿地生态价值精准评估提供科技基础。

如今,北京市已建立起城市绿地生态服务价值的动态核算机制。核算内容涵盖绿地的供给服务、调节服务、支持服务、社会服务四个方面,包括固碳释氧、涵养水源、环境净化、生物多样性保护等27项指标,评估结果每年对外公布一次[9]。

3.2上海市

2009年,上海市启动了城市绿林地生态服务功能评估工作。2013年,在上海市园林科学规划研究院内设机构“上海市林业碳汇计量监测中心”[10],并开发编制完成“上海市林业碳汇固定监测样地调查系统”和“上海市城市绿地生态服务价值评估系统”app软件。每年由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牵头组织,上海市林业碳汇工作办公室、上海市林业碳汇计量监测中心实施,对上海市城市绿林地生态服务功能价值进行评估,每2年对外公布一次。

如今,上海市园林科学规划研究院已在闵行文化公园等区域共建设了4个绿地生态监测站,分布于不同的绿地类型;并形成了上海市城市绿林地生态服务价值核算、发布的常态化机制,将城市绿林地所发挥的生态服务功能进行货币化评估,全面反映园林在上海市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

3.3广州市

广州作为我国首个建设城市绿地生态监测网络的城市,早在2003年启动了城市绿地生态价值核算工作,选定了十个不同类型、不同环境条件的公园,建立起十个生态系统定位观测站,并在每个观测站辐射范围建起10-20个监测副点和100个左右的监测辅点。至2014年,10个长期定位监测站已全部建成,为广州计算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编写城市资源白皮书打下扎实的基础。

3.4深圳市

深圳市城市绿地生态价值评估工作开展较晚,但近年进展迅速,目前已在罗湖区建立了数个固定绿地监测站点,并按计划逐年向深圳全市范围推广。

3.5重庆市

重庆市历来重视绿地监测与价值评估工作。重庆市风景园林科学研究院近20年来先后承担了市科技局、市建委和市城市管理局(含原市园林局)该类系列科研项目近30项。自2006年在主城区开始建立城市绿地固定监测点,每年定期进行绿地生态指标的人工监测,目前固定监测点的数量已增长到36个,囊括了公园绿地、道路绿地、附属绿地和屋顶绿地等多种绿地类型,为研究重庆绿地生态服务功能和生态价值核算工作积累了大量的宝贵数据。

2019年,重庆绿地生态监测迈入自动化和智能化阶段。依托市科技局社会民生重大专项“城市绿地生态监测网络体系建设”,以永川区为示范区,重庆市风景园林科学研究院在全市首次建立起以整个行政建成区为单位的绿地生态自动监测网络体系,包括8个城市绿地生态系统定位监测站点和30余个监测副点,基本建成了覆盖永川建成区的绿地生态系统监测网络,未来将长期开展包括绿地大气环境质量、土壤、水文、植物群落和病虫害等五个类别30个指标的监测工作。该体系的建成,为精确评价永川区城市绿地生态系统价值提供了基础数据,满足了管理者时时掌握绿地生长及环境动态的需求,为重庆市实现精细化和智能化管理起到了积极的示范作用。

4/展望

营造生态健全、良性循环、可持续发展、优美宜居的人居环境,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是生态系统健康的重要评价依据。有效的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有利于生态保护和资源合理利用,有利于生态问题的诊断和解决,有利于保持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的完整性,从而实施有效的生态系统管理。与社会经济核算相比,生态系统价值核算仍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应以实现生态系统价值核算可重复、可比较、可应用为目标,建立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相协调、基于绿地监测调查数据的城市绿地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技术体系。具体可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4.1构建绿地生态系统监测网络体系

加快构建以公园和重要绿地为网络节点的基于互联网、物联网技术的城市绿地生态系统监测网络体系。以地面固定监测为基础,同时发展遥感监测,构建城市天地一体化绿地生态监测网络。

4.2实施绿地生态系统价值核算

以服务功能物理量模型方法为基础,以地区普(调)查数据、城市绿地监测数据和卫星遥感数据为主,综合利用多元回归分析、主成分分析、投影寻踪分析等技术手段,构建绿地生态系统价值评估指标的统计经验公式。城市园林主管部门应设置或委派绿地生态系统价值核算部门或单位,并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包括数据采集、上报、质控、核算和分析等,实施绿地生态系统价值核算。

4.3编制相关技术标准

结合城市绿地生态系统功能和服务特点,编制绿地生态监测站的建设标准和绿地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评估规范,建立起一套包括评价指标体系、物理量计算方法、价值量计算方法和数据来源的整套评估标准,使得城市绿地监测和生态服务价值评估工作更加的科学化、系统性和规范化。

4.4形成绿地生态系统价值核算结果定期发布制度

可以区县级行政区为最小单位编制绿地生态系统价值统计年鉴,每年或每几年定期向社会发布绿地生态系统本底质量及其提供的生态服务价值。

参考文献:

[1]王树林.现行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弊端及其改革[J].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报,2001,4(5):47-53.

[2]赵方杰.洛桑试验站的长期定位试验:简介及体会[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2012,5(1):127-133.

[3]王效科,欧阳志云,任玉芬.中美城市生态系统长期监测的内容和方法[J].地球科学进展,2014(05):81-87.

[4]COSTANZA R,DARGER,DE GROOT,et al.The value of the world’s ecosystem services and natural capital[J].Nature,1997,387:253-260. 

[5]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 IPBES).Report of the first session of the plenary of the 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R].Bonn:IPBES Secretariat,2013. 

[6]United Nations,European Commission,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World Bank Group.System of environmental-economic accounting 2012:experimental ecosystem accounting[R].New York:United Nations,2014.

[7]国家林业局.LY/T1626-2005 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站建设技术要求[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社,2005.

[8]国家林业局.LYT 1721-2008 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08.

[9]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GBT 28058-2011 海洋生态资本评估技术导则[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1.

[10]国家林业局.LYT 2006-2012 荒漠生态系统服务评估规范[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2.

[11]国家林业局. LYT 2735-2016 自然资源(森林)资产评价技术规范[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6.

[12]王海燕.北京市森林生态服务总价值近七千亿元.[EB/OL]. http:// www.gov.cn/xinwen/2016-04/08/ content_5062219. htm, 2016–04–18.

[13]上海市林业碳汇计量监测体系建设吹响号角.[EB/OL].http:// www .forestry .gov .cn/ portal/main/s/102/ content-567588 .html , 2012–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