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浅谈竹文化及其在城市园林中的应用

作者: 王新月,龙光红等 时间:2020-8-24 阅读次数:393

我国是世界上竹类资源最为丰富、竹林面积最大、开发利用竹资源最早的国家之一,素有“竹子王国”之称[1]。竹子作为优良的园林植物,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和文化底蕴,在我国造园史上,很早就将竹景观运用于园林中。时至今日,竹子造景仍是现代园林造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代园林绿化中,竹景以其特有的艺术风格和审美情趣为现代园林带来了无限的诗情画意,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2]。本文阐释竹的文化内涵,并且分析了竹在现代园林植物景观中的配置和应用,有利于竹植物文化传承,以期为竹的园林利用提供参考。

1/竹文化的内涵及其发展

中国竹文化是以竹为载体的中国文化,它由物质文化而生,并渗透和凝聚于精神文化之中,代表一种中华人的性格。就其内容可分为竹文化景观和竹文化符号[3]。竹文化景观是指人化了的竹所显示出来的中华文化性质,或者说是中华民族为了满足特定的实践需要,如生活、生产、审美需要等,有意识地用竹所创造的景象[4]。既表现出中华民族的心理倾向和特点,又反映了中华民族文化进化的程度,它能显示出具有文化性的“人化自然”。竹文化符号是指竹被中华文化赋予象征宗教观念和理想人格、表现审美情感和审美理想的功能,中华民族的内在情感、观念常借竹而得以象征与表现,因此竹成为中华文化的一种重要符号。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共同组成了博大精深的竹文化[5]。总体而言,竹文化指人类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实践中对竹的不断认识所创造的精神财富总和。

“华夏竹文化,上下五千年,衣食住行用,处处竹相连”[3],在物质生产、精神生活与竹景几个方面皆有体现。《弹歌》中记载,上古先民就有断竹、续竹、飞土、逐肉的习俗,表明我国先民在上古时期就将竹用于书写、衣着和娱乐。商代开始有竹片制作的“书简”、“册”用于记载文字。竹与人类的精神生活更是密不可分,在诗、画、礼、乐及园林造景上,均可觅其踪影。竹因其挺拔凌云、刚直有节、经霜不凋的特征,受到了历代文人墨客的称颂,涌现出大量咏竹、叹竹的文学作品及绘画作品。 其中,竹景是中国传统园林艺术主要意境之一,其产生和发展与古典园林的发展史一脉相承。自先秦伊始,已有植竹的相关案例。《拾遗记》中“始皇起虚明台,穷四方之珍,得云冈素竹”,这是竹子用于造园的最早记载[5],以竹造园尚处于萌芽阶段。魏晋南北朝时,儒道佛玄诸家争鸣,人们的思想得到空前解放,崇竹、咏竹、引竹自况的风尚广为推崇。北魏 “华林园”内,“竹柏荫于层石,绣薄丛于泉侧”。这一时期园林游赏功能逐步上升,模拟自然山水造园,以观赏、组景为目的的竹子栽培越发得到重视,以竹造景成为园林造园中必备的部分,竹景在我国园林中的地位初步确立[6]。隋唐时期,竹景观更加注重诗情画意的营造,寓情于竹,引竹入画,以竹造景。彼时文人的园林观可以概括为“以泉石竹树养心,借诗酒琴书怡性”。王维造辋川别业[7,8],其中的斤竹岭和竹里馆均以竹为主景,竹石小品也被广泛应用,竹景在我国园林中的地位正式确立。宋朝时,随着写意山水园的全面发展,出现了松竹梅“岁寒三友”的画意与“岁寒三友”的小景组合,成为植物“人格化”的典型。并产生了一种新的艺术欣赏模式——盆景,将自然风景浓缩于盆景之中,可供随时赏玩,而竹子正是盆景中必备的植物材料。明清时期,竹子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园林景观中,与粉墙、景石和漏窗交相呼应,互为衬托,以竹寓意,借竹抒情,以表达园主人洁身自好、高风亮节的情思和返璞归真的愿望。

纵观我国传统竹文化的发展历程,其内涵丰富,格调高雅,独具中华民族特色,并随着时间的沉淀历久弥新。

2/竹文化的园林应用

中国古典园林的创作以“虽由人作,宛自天开”为宗旨,非常讲究植物的配置,而竹子则充当了极为重要的角色[9]。寓情于竹,以竹造景,竹景被赋予了造园者的情思、志向、操守,它所彰显的是博大精深的竹文化。

林中辟径 ——创造“竹径通幽”景观 在园路两旁配植竹林,利用竹子的竿、枝、叶将视线两侧封闭起来,形成狭长空间,产生一种强烈的透视性,起引导和延伸作用。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移竹当窗 ——与建筑搭配,生诗情画意 运用借景的处理手法,以窗、轩等作为取景框,将竹景借入框内构成一幅天然的动态画面。亦或是植竹于建筑两侧,为建筑增添一分诗意,竹与建筑,相互依托,共生诗情画意,达到以景入园,因趣止步的园林意境。 “移竹当窗,分梨为院,溶溶月色,瑟瑟风声。”
竹霑珠圆 ——竹水相依,呈现自然之态 竹修长而秀丽,水柔美而灵动,竹与水的结合最能创造清净高远的意境。临水植竹,不仅可以表达“水可净身,竹可净心”的境界,而且水中竹影亦是富有韵味的园林景观,于静谧中听水声、会竹意,营造“雨洗娟娟竹,风吹细细香”的世外竹源美景。 “竹霑青玉润,荷滴白珠圆。”
竹石小品—— 竹石为伴,相互依托 竹子象征坚贞、气节,山石象征正直、刚毅。竹石小品正是利用翠竹和山石在形态、色彩、质感上的对比,进行巧妙搭配,形成视觉焦点,使景观生动活泼,富于变化。 “上有青青竹,竹间多白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粉墙竹影 ——似画胜于画,创造竹影意境 白粉墙垣前植修竹数竿,阳光穿透竹叶洒在白墙上,宛如形成了一幅天然的水墨画,巧妙地利用光影效果创造出古朴雅致的竹景意境。 “藉以粉壁为纸仿古人笔意,植黄山松柏、古梅、美竹,收之圆窗,宛然镜中游也。”
岁寒三友 ——与其他植物搭配,相得益彰 以竹、松、梅三君子为主要造景植物,形成“岁寒三友”的竹文化景观,营造坚贞不屈,凌霜傲雪的文化景观形象。 “玉色高人之洁,虬髭烈士之刚。”
竹海景林 ——大面积竹林,形成风景名胜区、旅游养生地 近年来,竹林养生旅游发展迅速,即以竹林生态环境为背景,挖掘其自然文化资源的养生审美价值,融入养生保健目的的旅游活动。 “竹林如洗静娟娟,雪意犹酣晓色鲜。”

表3-1 中国传统竹景观的营造手法

配置形式 呈现形式 适宜竹种 造景意象
孤植 将竹类植物栽植于视线焦点、构图中心等较为突出的位置,使其存在于四周的景物中并能充分展现个性特征,以表现竹子的个体美。 体形高大、竹竿挺直、姿态优美的竹类适于孤植,如刚竹、佛肚竹等。
丛植 将三株以上同种或几种观赏竹组合在一起,按一定的间距栽植,形成疏密有致的空间的种植方式[11]。在户外开阔空间、林园、建筑角隅等地成丛地布置竹类植物,一般植株高大的竹种配置于内侧,株形较矮的竹种植于外侧。 选用叶片细腻,挺直秀美的竹类为宜,如毛竹、观音竹等。
对植 多用于构图的起点,构成严整的气氛。对称式对植是在构图轴线两侧对称栽植相等数量或体量的竹子,使轴线左右能达到均衡稳定的艺术效果。非对称式对植指在轴线两边种植形态各异、高低不一的竹子,但从整体效果上偏于均衡。 选用竹竿较粗、体态匀称的竹类,如刚竹、巨龙竹等。
列植 将竹子沿着规则的线条、按一定的行间距栽植于道路的一侧或两旁,形成竹子景观廊道,能够营造出整洁大气的竹景观环境。列植具有明确的指向性和引导性,可协调空间,强调局部的景色。 选用竹株挺拔、竿形雅致的竹类,如罗汉竹、桂竹等。
林植 有纯林和混交林两种形式,极具磅礴的气势和丰富的感染力,突出了群体植物之美。在竹林养生旅游中,运用了竹林形态、色彩、食用、生态、生产等功能,从视觉、味觉、嗅觉、听觉等方面给人以多感官维度的享受。 以竿型挺直的竹种为宜,如早园竹、单竹等。

表3-2 现代竹景观的配置形式

中国传统竹景观的营造手法主要有竹径,与建筑、水体、小品、粉墙搭配相映成趣,以及岁寒三友、竹海景林等(如表3-1),尤其是近年来竹林旅游业的兴起,这项以康体养生为内容的旅游形式,强调合理、科学地规划管理竹林资源[10],赋予传统原生竹林景观以新的生机与活力。根据竹景的种植形式与位置关系,现代竹景观配置可将其划分为孤植、丛植、对植、列植、林植(如表3-2)。结合园林造景艺术手法,依据竹景与周围景物的空间关系,归纳竹景观的配置手法为缀景、障景、隔景、夹景、漏景(如表3-3)。

配置手法 呈现形式 适宜竹种 造景意象
缀景 在主要景物周围点缀种植一些观赏性强、别具特色的观赏竹类,选用的竹种体量不宜太大,不能有“喧宾夺主”之嫌,应起“画龙点睛”之效,是对主景的烘托。 常用的观赏竹类有金镶玉竹、翠竹等。
障景 是一种抑制视线、引导空间的造景手法,根据布置位置的不同可分为入口障景、端头障景、曲障[12]。入口障景是在景园入口处植竹,达到欲扬先抑、障丑显美等作用;端头障景是在景观序列的结尾处营造竹景,起到流连忘返、回味无穷的作用;曲障则是通过在转折处设置特色竹景观,形成如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境。 选用枝叶稠密、适应性强的竹子形成“绿墙”,如毛竹、大明竹等。
隔景 用竹景观将园林绿地分隔为不同空间、不同景区的手法,常见于大型园林博览园、博览会等处,可以避免各景区的互相干扰,增加园景的构图变化。值得注意的是,观赏竹的栽植应疏密有度,若种植过密,则成障景。 选用竿形高大粗壮挺拔的竹类,如毛竹和青皮竹等。
夹景 用竹类植物的竿、枝、叶将视线两侧封闭起来,形成左右遮挡的狭长空间,产生一种强烈的透视性,增加了园景的深远感。 选用竿丛致密、分枝较低的竹种,以丛生竹为佳,如毛竹和青皮竹等。
漏景 以生长得较为疏朗的竹子布置,透过竹子的缝隙摄取其它园林景观,这些竹子起了漏明墙、漏窗的作用。 选用枝叶繁密,色彩清秀的竹类,如青皮竹、毛竹等。

3/竹文化在园林景观中的发展趋势

随着人们精神需求和审美意识的不断提高,在园林景观中,竹文化表达方式的载体呈现出多元化、科学化的发展。除了林植所营造的竹林康体养生等生态行为外,借助于数字景观技术,现代竹建筑的结构也更为灵活,易于造型;其性能更加稳固,抗压能力良好。竹景观建筑所展示出的全新的材料和先进的技术,慢慢地改变着传统的竹文化符号,成为现代建筑设计和园林景观设计发展的新趋势之一。

基于传统竹文化的精神与理念,现代园林景观设计又有所创新。譬如新中式景观,通过对中国古典设计手法与技巧的跟进和变通,以及在新材料新内容上的运用,用传统的造园手法、传统的色彩、图案、植物空间营造等来打造现代景观空间,用现代的思维、现代的材质,去表达中式园林的韵味[13]。在新中式园林中,竹文化景观简洁大方,通过材料本身的质感,使人在心理和视觉上产成强烈的冲击,出色地表现出秀丽的竹韵风情。其景观特性更侧重于竹文化氛围和竹文化意境的营造,而并非是出于对竹子的寓意象征以及君子节气等精神文化的诠释。

清雅脱俗的中国园林,凝聚了历代中国艺术的精髓。竹文化受其深刻影响,不仅内涵广博,文化底蕴深厚,而且表现形式多样,这也决定了它强大的包容性和可塑造性。竹文化的传承是其得到良好发展的前提,与此同时竹文化的发展又能促进其传承,二者在总体上具有一致性,相互联系又相互影响。从竹文化及其在城市园林中的运用可知,在传统与当代之间取得知性的平衡,发掘传统文化的现代意义,表达时代感之余,又要保留对传统文化的欣赏和尊重,才能使竹文化欣欣向荣。

参考文献:

[1]黄筱雄,蒋元淡,肖毓敏.竹子的综合利用[J].林产化学与工业,2003,23(4):99-102.

[2]周国贤.竹在现代园林中的应用[J].中国林业,2012,(9):39-39.

[3]何明,廖国强.中国竹文化研究[M].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1994:21.

[4]李世东,颜容.中国竹文化浅析[J].生态论坛,2005,(6):41-45.

[5]陶蔚.西蜀园林中的竹文化探析[D].四川:四川农业大学,2014

[6]陈莲.观赏竹文化内涵与园林应用比较分析[D].浙江:浙江农林大学,2017.

[7]李宝昌,张涵,汤庚国.古典园林竹子造景的艺术手法研究[J].竹子研究汇刊,2003, 22(1):76-78.

[8]李宝昌, 汤庚国.竹文化与竹子造景的意境创造研究[J].浙江林业科技,2000,20(3):58-61.

[9]鲍振兴.中国竹文化及园林应用[D].福建:福建农林大学,2011.

[10]黄春兰.竹林生态旅游资源的特征与分类研究——以蜀南竹海风景区为例[D].云南:西南林业大学,2006.

[11]童茜.竹文化在环境艺术中的运用与研究[D].湖南:湖南大学,2006.

[12]贾德华,王万喜.障景在园林设计中的应用[J].安徽农业科学.2007,35(9):2591-2592.

[13]张赛.新中式园林对传统园林的传承与创新[J].农家参谋.2018,(15):112-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