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基于价值重塑的重庆鹅岭公园思考

作者: 应鹏,曾于芹 时间:2020-11-3 阅读次数:392

前言

鹅岭公园(Eling Park ),位于重庆市渝中区长江一路,其前身“礼园”是重庆最早的私家园林。为突出巴渝文化、抗战文化,保护抗战遗址和革命遗址,重庆市在2014年版的深化《重庆市城乡总体规划(2007-2020)》中,首次提出历史文化名园保护概念,并确定了鹅岭-佛图关公园、人民公园等7处历史文化名园。2018年前后,按照2014版重庆市城市总体规划相关要求,鹅岭公园与佛图关公园进行了整合合并,合并后的公园统称为鹅岭公园,由鹅岭和佛图关两个园区组成。鹅岭公园位于传统城市历史文化核心区,极大的传承了地域历史、人文发展脉络,也是城市人文精神的重要载体。随着城市的发展、理念的不断更新以及人的需求变化,鹅岭公园的更新,也就显得愈加的迫切和必要。以价值重塑为切入点,把握公园更新中文化、活力、景观风貌的协调发展,既保存了历史文化价值,也满足现代人对公共绿色空间的活力需求。

1/鹅岭公园价值重塑的意义

1.1文化自信的价值体现

园林是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体现了地域历史人文的变迁与传承。鹅岭园区其前身为礼园,始建于清末,距今已百年有余,从“飞阁”“桐轩”到“绳桥”“瞰胜楼”,完整的呈现了巴渝园林从近代到现代的发展历程,而其旁侧的佛图关园区,也是巴渝历史文化发展的重要见证者,“佛图夜雨”早在200年前就被定为了“巴渝五景”,极富盛名。文化自信的价值体现在公园内的历史人文遗存中,体现在各种传说典故中,也体现在前人相地立基的格局中。重新梳理各类遗存,保护恢复原有风貌,强化历史人文价值的展示,文化价值的重塑,在发挥历史文化名园在中华文化自信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在提升城市的整体文化氛围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1.2共享惠民的活力体现

随着城市的不断升级迭代,思维理念的不断进步,市民对城市公共绿色空间的使用要求也有了新的变化。历史文化名园不再单单是一个旅游景区,也不仅仅是一个仅限于某类人群在固定时间使用的公园,逐渐演变为了人民大众可以每天、每时都能使用的家门口的公园。重塑历史文化名园的“活力”价值,让全人群,从儿童到老人都能使用,植入各类适宜的活动,带动全域旅游发展,盘活公园,让“老公园”换发“新气象”。

1.3城市名片的窗口示范

历史文化名园,是城市人文的名片,也是城市的重要名片。就像西湖之于杭州,故宫之于北京,鹅岭公园也是如此。在重庆,巴渝园林的代表,就在鹅岭,母城渝中的名片,也在鹅岭。重塑历史文化名园的“窗口”价值,为更好的宣传城市、展示城市的人文精神,发挥示范效应具有重要的意义。

2/鹅岭公园的发展困惑

鹅岭公园的建设发展,总体来说经历了由私家园林到城市公园再到城市开放公园的转变,规模也由最初的2万平方米扩大到如今的30余万平方米。清末建园之初,大致时间在1909年至1911年,这一时期主要是鹅岭公园的前身“礼园”(最初为“宜园”,辛亥革命后改为“礼园”)建园,面积约30余亩(约合2万平方米),是重庆最早的私家园林;抗战时期至解放初期,成为名人及使馆居所;1958年3月,西南军区将其移交重庆市政府,后者对礼园旧址扩地修缮,新建楼台亭榭,广植林木花草,命名为“鹅岭公园”,对其按城市公园进行管理;2005年10月起免票向游人开放,2018年,原鹅岭公园与佛图关公园进行合并,并沿用“鹅岭公园”名称。

“鹅岭公园”建园较早,经历了不同的建设时期,也存在较多的诸如定位、功能、景观风貌的调整,因此,其呈现出了风格混杂、景观资源利用率低、设施老化、活动场地不足等问题。这也是此类拥有较长建园历史的公园所共同面对的问题。

通过对现状的人文资源与自然景源梳理,对交通、设施、绿化等进行分析,主要存在如下的短板:

(1)原有功能定位、业态不能满足新需求。

(2)人文景观资源未得到合理保护与利用。

(3)公园内服务水平不高,管理较为粗放。

(4)两个园区交通联系差,内部交通流线不清晰,缺乏指示性。

(5)游人量少,吸引力低。

3/基于价值重塑的鹅岭公园规划策略探索

化解鹅岭公园在新时代所面临的短板,通过对鹅岭公园的深入分析,采用目标、问题和实施导向为研究思路,从定位研究入手,以“价值”重塑为切入点,形成总体研究框架,梳理出三大目标策略,落实到规划与方案层面,提出落地实施项目支撑。在规划主题上提出了“襟带山川,母城脊梁”,契合“巴渝历史文化名园,休闲游览都市绿廊”的发展定位,探索重塑“鹅岭形象”、重构“母城”名片和重显公园活力的三大策略。(图1)

3.1重塑“鹅岭”形象

保护鹅岭-佛图关山脊线,绿化美化山体,形成统一和可意向的“鹅岭”形象;恢复历史景园面貌,去除与公园定位不相符合的功能和内容。(图2)

(1)母城脊梁鸟瞰区

突出夜景观赏功能,通过修缮爬山廊景观外立面,强化临江崖壁与瞰胜楼的夜景灯光布置,形成重庆夜景的极佳观赏地,将夜景灯光延伸布局“鹅岭-佛图关”沿线山脊,强化山地山脊光影特色,打造渝中母城城市脊梁夜景标识。(图3、图4)

(2)鹅岭-佛图关山脊线植物绿化美化

鹅岭园区植被郁闭度较高,林下地被植物长势不佳;佛图关园区植被缺乏季相变化,“鹅岭-佛图关”山脊线及其周边区域因地灾治理,形成了较多的硬质工程性护体,此外,山脊线区域植物生境条件较差,土壤瘠薄、坡度大、交通不畅。植物绿化美化上,以修补为主,以点带线,采用局部更新,局部换土、局部调换林木等方式为花色植物营造良好的生境。但在后续施工组织中,还需点对点的进行优化调整,需要综合考虑场地条件及运输条件,以期达到最好的效果。(图5)

(3)复原“佛图夜雨”景点

在佛图关园区恢复“佛图夜雨”景点,拆除现有危房,以巴渝传统院落方式进行重建。(图6)

(4)修缮、重建、置换历史人文景区

对鹅岭园区中的历史人文景点进行修缮,按“礼园”原图,对部分原有景点进行恢复,对使馆建筑、废弃的居民楼进行功能置换和更新。(图7)

3.2重构“母城”名片

完善区域游览体系。以“旅游+”为理念,融入全域旅游。在规划上从“抗战文化”“历史文化”“时尚文化”和“山水文化”上做文章,形成不同的主题游线,串联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二厂文化街区、关岳庙等周边旅游景点。

规划上形成了“一环串联、三区互通、四核互生、多点支撑”的总体结构。(图8、图9)

3.3重显公园活力

“盘活”公园,以文“活”吸引人、用场“活”和景“活”留住人、用不同的人群需求来满足人;进行精细化管理,设施进行人性化改造,围绕公园总体定位,分析不同人群、不同季节、不同时段的需求,凸显新时代鹅岭公园的人气和活力。(图10、图11)

4/结语

进入新时代,在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指导下,历史文化名园的保护与利用也有了新变化。本文通过对重庆鹅岭公园的价值重塑思考,从“形象”“名片”和“活力”三个层面进行了策略整合,以期找到其在新时代的发展应对,并带来持久的吸引力,营造适宜外地游客、本地市民游憩、体验的公共绿色空间。

参考文献:

[1]白俊奎. 重庆市渝中区“浮图关”、“鹅岭”地名的文化人类学研究——以民族语言内涵和史志文献考证为突破口[J]. 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05):123-128.

[2]毛华松、张兴国. 山地园林景观——重庆鹅岭礼园 [J]. 山地学报,2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