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重庆市园林行业农药使用情况调查分析

作者: 吴松成,胡月 时间:2020-11-3 阅读次数:362

城市园林是城市市政公用事业和城市环境建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园林植物具有美化绿化、遮阳挡阴、调节小气候等多种功能,但病虫害发生可破坏植物健康,威胁城市园林建设成果,降低园林绿化景观质量和生态效益[1],因此、使用化学农药对园林病虫害进行防控是园林管护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据统计我市园林行业每年农药使用约25吨,经费达百万元以上。

但农药是一把双刃剑,在保障植物健康的同时也为环境污染和人畜中毒带来风险,如1962年卡逊出版的《寂静的春天》一书生动描绘了滥用化学农药可导致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最终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可怕后果。据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全球每年发生严重农药中毒约为300万人,死亡约22万人[2],相关事件均在警醒人们重视农药安全问题,谨慎用药。为摸清园林行业农药使用现状,提高园林工作者对农药的认识,本文对重庆市40个园林绿化管护单位及园林公司农药使用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对农药毒性、使用范围、施药人员情况等进行统计分析,以期为规范园林农药使用、提高科学用药水平提供参考。

1/调查内容与方法

1.1调查内容

主要包括药剂信息、施药时间、施药方法、药剂用量、施药器械、防治对象及防治植物等农药使用情况和工人学历、年龄、是否进行培训、培训方式等施药人员情况。

1.2调查方法

采取问卷调查和现场抽查的形式。问卷调查包括:对重庆市38个区县及两江新区园林农药使用情况进行问卷调查,具体方式为将制定好的调查问卷发送给重庆各区县园林绿化管护单位,待各单位填好后以电子版返回调查资料。现场抽查包括:联系各区管护单位,询问近期农药施用计划,根据了解的情况对现场施药进行实地查看,填写调查表。共计收集调查表及调查问卷91份。

2/结果与分析

2.1农药使用概况

调查发现,重庆市园林行业农药使用以杀虫剂为主,使用次数及用量均明显高于其他农药品种,占比分别为74.57%和54.30%,其中,园林上使用次数最多的三种杀虫剂分别是高效氯氟氰菊酯、吡虫啉和毒死蜱,而毒死蜱在国家禁限用农药名单中。其次为杀菌剂,用药次数及用量均高于20%,主要包括多菌灵、甲基硫菌灵和代森锰锌。除草剂用量较低,仅为8.29%。(表1)

2.2农药毒性

由图1和2可知,在各类使用农药中,低毒农药占比最高,达57.94%,主要包括多菌灵、甲基硫菌灵等杀菌剂和吡虫啉、啶虫脒等刺吸类害虫杀虫剂。其次为中等毒农药,占比达29.37%,包括毒死碑、高效氯氟氰菊酯、敌敌畏等,其中高效氯氟氰菊酯使用次数最多,占比达10.47%,此外毒死碑和敌敌畏均在使用前10行列。微毒农药占比5.56%、包括矿物油、甲基硫菌灵、螺螨酯等。高毒农药占比最低达0.79%,仅为氧乐果原药一种,但中等毒(原药高毒)及低毒(原药高毒)农药占比分别为3.97%和2.38%,该类农药在使用过程中有效成分易对人体造成潜在危害,应加强注意。

2.3主要防治对象

调查发现,重庆市园林农药使用以害虫防治为主,占比达70%以上,其中刺吸类害虫防治占比51.61%,远高于食叶类害虫和蛀干类害虫的14.52%和6.46%。病害防治主要以煤污病、白粉病和炭疽病为主,占比4-8%(图3)。

2.4用量范围与药剂标签对比

通过农药标签与现场施药情况进行对比发现,重庆市园林行业农药使用方法与药剂规定方法基本一致,符合率达98%以上,但仅有一半的防治病虫害与药剂规定范围一致,而防治植物均与农药标签均不一致,这与现阶段缺乏园林农药登记有关。此外,37.93%的农药施用浓度与药剂规定用量不一致,多数情况为增加用药浓度,说明各区用药存在随意性和盲目性(图4)。

2.5其他情况

由表2可知,各区农药使用时因防治区域较广,作业时间较长,往往需全天进行施药,占比达45.65%,采取早上和傍晚进行施药的占23.91%。轮换用药可防止病虫害产生抗药性,从而降低药效,加大用药量,调查发现52.17%的农药使用未进行轮换。农药混用可提高防治谱,但注意事项较多,需谨慎混用,各区县在病虫害防治时普遍进行农药混用,占比达80%以上。各农药品种中,过期农药使用占3.17%。(表2)

2.6施药人员情况

对各园林管护单位和绿化公司固定工人情况进行分析发现,施药人员多集中在40-60岁,占比达84.47%,其次为30-40岁,占比12.11%,而60岁以上施药工人约占总人数的5%。工人学历多为初高中,占比65.42%,小学学历的占22.36%。各区县工人施药技术培训主要采用人员现场演示形式,占比35.71%。(表3)

3/讨论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重庆市园林行业农药使用以杀虫剂为主,其次为杀菌剂和除草剂。在各类农药中,使用次数最多的剂型为乳油,占比37.50%,而乳油剂型中使用大量的有机溶剂,具有较大安全和环保问题[3]。农药施用时,因园林上各类虫害与病害同时发生,80%以上一线工人在防治时将两种或两种以上农药混合使用,以期达到减少施药次数防治多类病虫害的目的,但农药混用不当容易造成药效降低、药害等问题[4],需引起重视。喷雾施药是园林农药使用最常见的方式,占比达75.41%,施药器械主要为手推式打药车,符合园林用药往往需高空喷雾且方便移动的特点。

农药是保障植物健康、提高生活质量的重要生产资料,但多数化学农药可对人、禽畜类、传粉昆虫等产生毒害,并可在宿主体内富集,破坏其生理功能。目前园林农药市场上普遍销售的农药均为农业用药和林业用药,针对园林植物病虫害的农药产品较少,而园林植物及主要病虫害种类繁多[5],专业技术人员需对植物种类、病虫害识别及农药知识等有全面的了解,才能对园林农药使用进行科学指导。调查中发现一线工人选用农药时往往根据经验,容易出现长期使用单一农药、滥用中高毒、高残留农药等问题,不仅污染环境,提高用药成本,还易造成中毒事故发生,给城市工人及居民健康带来影响[6]。要解决上述这些问题,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要重视园林农药登记,推进园林农药登记管理工作,填补市场上园林病虫害防控药剂少、登记防控对象缺乏园林植物的问题,丰富农药登记品种,实现农药使用有针对性、有科学性,从源头解决园林用药盲目性。此外,相关部门应加强执法力度,严厉打击制假、贩假、生产、销售早已明令禁止的剧高毒农药和无证经营等非法行为,保证农药质量。

其次应加大技术研究和服务力量,加强病虫防控技术研究经费投入,借助农林业病虫绿色防控技术,开展适合园林城市特殊环境的落地性研究,快速产出城市园林绿色防控技术、产品等,实现园林病虫绿色防控技术的快速积累[7]。然后加强预测预报,明确防治适期、防治药剂、施药方法等防治技术。

此外还应加强无公害防控技术建设,完善防控规程,不断提高技术的先进性、实用性和可操作性[8]。针对无公害防控技术本身实用性较差、成本较高等特点,重视适用于生产实际的成熟技术研究,开发有效、成本较低的无公害防控产品、技术,强化对重点地区和重大病虫害防控关键技术的指导,及时向园林工作者推荐一些实用技术和优质防控产品,帮助解决无公害防控过程中存在的实际问题,确保防控工作切实有效。

(基金项目:重庆市风景园林科学研究院院专项“重庆市园林行业农药使用规范性研究”)

参考文献:

[1]陈矼. 城市园林绿化的现状、问题和对策[J]. 经济研究参考, 2016(49):34-38.

[2]林铮, 黄金祥. 全球农药中毒概况[J]. 中国工业医学杂志, 2005,18(6): 376-379.

[3]王文忠孔建. 浅谈农药乳油制剂面临的挑战[J]. 农药科学与管理, 2009(8):18-20.

[4]马德清, 王念平, 员玲, 等. 农药合理混用技术[J]. 新疆农业科技, 2007(1):36-37.

[5]宋建英. 园林植物病虫害防治[M]. 2005.

[6]南中益. 园林植物保护存在的问题与应对策略[J]. 科学之友, 2012(4):151-152.

[7]卢志华, 包颖, 李永生. 城市园林植物病虫害防治存在问题和措施[J]. 吉林林业科技, 2016(45):36.

[8]马冬菁, MADONG-JING. 城市园林绿化有害生物的无公害防治技术[J]. 辽宁林业科技, 2010(6):5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