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浅谈化学农药毒性及园林安全用药措施建议

作者: 胡月.田立超 时间:2020-11-3 阅读次数:354

农药是保障植物健康、促进粮食生产、改善农产品品质,从而提高生活质量的重要生产资料,但多数化学农药可对人畜产生毒害,并可在宿主体内富集,破坏其生理功能[1]。据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全球每年发生严重农药中毒约为300万人,死亡约22万人,其中约70万为职业中毒,包括生产性农药中毒、使用不当、缺乏安全防护等[2]。

城市园林是人为规划与设计的生态环境,常因植物种植布局不合理、城市小气候适宜病虫害隐藏、园林植物检疫把关不严等因素,导致病虫害发生越来越严重,部分地区甚至出现某一病虫害大爆发的情况,给城市园林绿化工作带来极大影响[3]。使用化学农药是病虫害防控的重要手段,据“重庆市园林行业农药使用规范性研究”项目组调查及查阅相关文献发现,一线工人在施用化学农药防治园林病虫害时往往缺乏安全意识,如未进行有效防护、随意混用化学农药、加大用药量等[4, 5],给身体健康和环境安全带来隐患。为提高园林施药工人对农药毒性的认识,提升安全用药意识、了解施药措施及防护注意事项,本文对农药毒性及其对人体的影响,园林病虫害防控安全用药措施、对策建议等进行了介绍,以期为园林科学施用化学农药提供参考和指导。

1 /农药毒性介绍

农药毒性即农药化学物质对生物体的损伤能力,可分为急性毒性和慢性毒性[6],其与接触剂量、接触途径、接触期限及农药本身的理化性质密切相关[7]。急性毒性指大量农药一次摄取后短期内引起的中毒症状,在农药登记中常以接触剂量作为毒性高低的分级标准[8]。而慢性毒性是少量农药逐渐进入人体后,经过较长时间积蓄而引起的中毒,包括农药的致癌、致畸、致突变作用等[9]。

1.1 农药急性毒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 第2569号》文件相关规定,农药产品按急性毒性共分为5级(表1),分别为剧毒、高毒、中等毒、低毒和微毒,该分级标准是以老鼠为实验对象,对比经口、经皮和吸入药剂后,老鼠的半数死亡剂量(LD50),LD50值越低表示引起中毒所需的农药剂量越小,农药毒性越高[10]。

根据中国农药信息网登记的农药毒性,采取就高不就低原则(如有效成分登记为高毒和中等毒的农药品种,视为高毒农药),并借鉴文献分析,对园林常见农药品种进行如下毒性分级(表2)。

1.1.1 剧毒农药

2020年统计发现,国家农业农村部登记使用的剧毒农药共40种,主要包括:杀虫剂涕灭威和磷化铝(限用)、杀鼠剂氟鼠灵和溴敌隆、除草剂百草枯(专供出口)等。其中涕灭威具内吸性,现登记仅用于土壤穴施防治线虫和蚜虫等,中毒后可出现肌颤、呕吐、昏迷甚至呼吸停止[11];磷化铝属熏蒸杀虫剂,主要用于熏杀粮食仓储害虫,中毒后可出现意识丧失、呼吸急促,死亡率可达40.0%-71.7%[12, 13];百草枯是一种灭生性除草剂,过去登记毒性为中等毒,后经第八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一致同意修订为剧毒[14]。据刘瑞芳[15]报道,百草枯中毒致死剂量为1-3g,且无特效解毒药,致死率较高。

1.1.2 高毒农药

高毒农药主要包括杀虫剂克百威、水胺硫磷、氧乐果和杀菌剂氯化苦等(均限用)。克百威具内吸性,现登记主要为颗粒剂用于撒施防治线虫、蚜虫等,中毒症状为头晕、呕吐,严重的可导致昏迷和死亡[16];氧乐果和水胺硫磷属有机磷杀虫剂,具触杀和胃毒作用,氧乐果还具内吸性,可防治多种害虫。中毒后可导致头晕、恶心、呕吐,甚至昏迷和死亡,后期还可能出现多种并发症如意识不清、手脚瘫痪等[17, 18]。氯化苦是一种土壤熏蒸剂,具有杀菌、杀虫和杀鼠作用,有极强的催泪性,中毒后可出现咳嗽、胸闷、呕吐、呼吸短促、心跳不规则等症状[19, 20]。

1.1.3 中等毒农药

杀虫剂联苯菊酯、毒死蜱、乐果,敌敌畏,杀菌剂三环唑、福美双、乙蒜素,除草剂敌草快等均为中等毒农药。拟除虫菊酯类中毒报道较少,但使用不当或误服亦可导致神经和肝损伤[21];有机磷农药中毒症状往往较为严重,如恶心呕吐、腹泻腹痛,甚至危害生命[22];乙蒜素属大蒜素类杀菌剂,口服可灼伤食道管粘膜,引起咽痛、呕血、全身中毒等症状[23];敌草快是一种非选择性触杀型除草剂,可通过消化道、呼吸道和粘膜接触中毒,导致粘膜腐蚀,肾、肝、心脏等损伤[24]。

1.1.4 低毒农药

现登记的低毒农药品种最多,约3万多种,包括烟碱类杀虫剂吡虫啉、啶虫脒、噻虫嗪,拟除虫菊酯类氯菊酯、胺菊酯,杀螨剂螺螨酯、丁氟螨酯,杀菌剂多菌灵、醚菌酯、甲基硫菌灵、戊唑醇,除草剂草甘膦、精喹禾灵等。低毒农药引起中毒症状的剂量相对较大,但并不是无毒的,如王静[25]报道了口服草甘膦和草铵膦后,可出现头晕、呕吐、呼吸衰竭等症状。

1.1.5 微毒农药

微毒农药包括苦参碱、多杀霉素、乙基多杀菌素等生物农药;噻嗪酮、甲氧虫酰肼、除虫脲等生长调节剂农药;杀菌剂如丁子香酚、枯草芽孢杆菌、多抗霉素等;微毒农药中毒事件报道较少,但应明确毒性与剂量、接触途径和接触期限密切相关,低毒、微毒农药大量直接接触或长期暴露亦会对身体健康造成严重损害。

1.2 慢性毒性

慢性毒性指小剂量农药长期连续使用后,在体内逐渐积蓄所引起的中毒现象,如生殖毒性、癌症、脏器功能失调等慢性疾病,严重影响劳动能力和生活质量,甚至危及生命健康。罗勇兵[26]报道了农药生产女工人的健康状况,发现长期低水平农药暴露可产生生殖毒性,如导致女工雌二醇、催乳素、睾酮等明显下降等。

国家对农药慢性毒性未进行分级,但规范了其毒理学评价程序和试验方法,并制定了GB/T 21759-2008 《化学品慢性毒性试验方法》[27]和GB/T 21788-2008《化学品慢性毒性与致癌性联合试验方法》[28]等相关标准,标准中对试验动物的染毒周期最高可长达30个月,多数染毒途径需每周5次,检测内容包括:血液、尿液、蛋白、器官功能等,以此作为人类接触化学品慢性毒性的评价依据。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报道,2018年癌症新增人数为1810万,死亡人数达960万,预计将成为全球头号“杀手”[29]。此外该机构对致癌物质进行了分类(表3),并对代表物质进行了统计,其中敌菌丹、2.4-D、百菌清等农药标记为2类致癌物,敌百虫、溴氰菊酯、增效醚、杀虫脒等为3类致癌物。

2/园林农药使用注意事项

化学农药容易对人体产生毒副作用,但农药使用是现阶段园林病虫害防控最简单有效的措施,而园林植物多为高大乔木,农药施用常采取高空喷雾法,施药人员如果疏于防护,向下漂移的农药雾滴极易接触暴露皮肤或经口鼻吸入,给施药人员健康带来极大隐患。因此,在农药使用过程中需加强防护意识,了解各项注意事项,提高安全用药水平。

2.1 农药配制

根据农药标签或技术人员推荐剂量,采用“二次稀释法”先用少量水将制剂稀释成母液,再进一步稀释至所需浓度。农药应现配现用,不宜久置;配置地点应远离水源、居所、畜牧栏等;配置时采用量具,且于避风处操作。若进行农药混用,应在技术人员指导下操作。

2.2 农药施用

首先应根据病虫草害发生特点,结合预测预报信息确定防控时期;施药前应对施药器械进行检查,防止出现滴漏;施药时根据农药剂型、作用方式及防治对象,采取适宜施药方法;施药过程不允许吸烟、饮水、进食。不应在高温、雨天和风力大于3级时施药,结合重庆气候特点,应选择在早晨或傍晚施药为宜,且应减少夏季施药工作。

2.3 安全防护

施药人员应身体健康,经过专业技术培训,具备一定植保知识,禁止“老弱病残孕”进行施药工作。施药人员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6小时,连续施药不超过5天;施药时应穿戴必要的防护用品,防止农药接触眼睛、皮肤或吸入体内,如高空施药应戴帽子、口罩、手套、眼镜,穿防护服[30]。

2.4 施药后处理

未用完农药应保存在原包装中带回密封贮存,用完包装物应冲洗3次后进行掩埋或焚烧处理。农药施用后对施药器械进行清洗,清洗地点应远离小溪、河流等水源;防护用具应及时脱下,统一带回进行清洗;防护人员应洗澡并更换衣物;高毒、剧毒农药施用地区应有醒目的“禁止入内”标识,并注明农药名称、施药时间、再进入间隔期等。

2.5 应急处理

施药人员出现头晕、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应立即停止作业,离开施药现场或携带农药标签前往医院就诊[31, 32]。

3/措施建议

为保证园林植物的病虫害得到有效防治,降低施药工人及城市居民农药中毒风险,提高科学用药技术及安全用药意识,在园林病虫害防控过程中应提高管理及防控技术水平,如制定相关标准、建立考核制度、科学开展综合防控等。

3.1 制定园林农药使用相关标准

农林业对农药使用制定了《农药合理使用准则》、《农药田间药效试验准则》、《林业常用药剂合理使用准则》等相关标准,园林上可借鉴农林业农药使用准则,结合园林行业特殊病虫害、植物和环境等特点,提出针对性园林农药使用准则或规范。

3.2 规范农药使用相关考核制度

如相关机构可组织安排农药安全使用技能培训,并对培训结果进行答卷或操作技能考核,考核合格颁发相应证书,未通过考核员工不得进行农药配置和施药操作。施药过程需规范操作,并不定期进行抽查,对不规范行为进行记录,并打分评估农药使用安全性。农药施用后,及时进行农药防效评估,确保施药过程的规范性和病虫害防治有效性。但应适当提高施药分数占比,降低防效占比,确保以农药安全使用为重点。

3.3  建立城市园林农药使用数据库

如各园林绿化管护单位农药使用前向相关部门进行报备,包括施药时间、地点、农药信息等,相关部门评估农药毒性,并对打药信息进行发布,提醒市民注意避让;施药后报告完成情况,上传现场施药照片、施药人员、药剂用量等信息,方便统计全市农药使用情况,做到全面统筹管理,形成配套的可监管园林农药使用程序。

3.4 科学开展综合防控

一是加强植物检疫工作,避免外来有害生物入侵传播;二是重视物理防控和生物防控等无公害防控技术,如利用害虫习性进行灯光诱杀、人工捕杀、信息素诱剂等,有效降低虫口基数;三是选择适用化学防控药剂,并进行轮换用药,避免出现盲目用药或病虫产生抗药性。

4/ 结语

农药在长期的社会发展过程中,为人类健康和生活品质提升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各国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重视农药毒性、残留等负面影响。然而,因相关报道的单一或农药知识普及不足,导致人们对农药产生两种错误思想:一种认为农药等于毒药,唯恐避之不及,植物发生病虫害亦不使用农药,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另一种则毫不在意,如很多农民和施药工人,作业时往往不注重防护,随意施用农药,导致安全问题或环境污染。因此,正确看待农药毒性,对植保工作者进行病虫害科学防控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农药是一把双刃剑,我们应重视农药毒性但不应对其过度恐慌。首先,国家为防止农药中毒,先后禁限用了一批农药并颁布《农药管理条例》《农药安全使用标准》(已废止)等指导文件,对农药的购买、使用、登记等措施进行了规范,可有效减少安全事故的发生。其次农药毒性与剂量的关系,说明“没有剂量就谈不上毒性”,据相关文献报道,正常的农药接触远低于可造成人体伤害的农药剂量。如Murphy[33]研究了草坪农药使用对高尔夫球手的健康风险,分别从农药平均日浓度和最大日浓度计算危险商(HQ)和患癌增量可能性,结果都远小于临界量(可能产生危害的最低量),说明不会增加致癌风险。而毒性与接触途径、接触期限的关系,明确了科学管理、规范用药、提高安全用药意识是避免中毒的有效措施。

园林在病虫害防控方面与农林业相比属于边缘学科,缺乏相应规范文件,且无针对性登记农药品种,但园林植物病虫害发生严重,并多次引起市领导重视,因此全面提高园林行业对农药的认识和农药使用技术势在必行。本文通过农药毒性及中毒情况介绍,农药毒性与剂量、接触途径、接触期限的密切关系,说明农药有毒,但并不可怕,减少接触剂量,避免直接或长期接触是保障用药安全,降低农药中毒风险的有效措施。了解农药毒性分级,明确安全用药措施,对于保障园林病虫害科学防控、提高园林用药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林荣华, 宗伏霖, 孙洁. 推动农药质量安全,发展生物农药是出路[J]. 中国农村科技, 2015,000(10): 30-32.

[2]林铮, 黄金祥. 全球农药中毒概况[J]. 中国工业医学杂志, 2005,18(6): 376-379.

[3]张义奇. 城市园林植物病虫害严重发生的原因分析及对策[J]. 科技资讯, 2007(11): 104-105.

[4]杨明喜. 农药安全使用常见错误及应对策略[J]. 河南农业, 2017(25): 31.

[5]赵延福, 牟玉杰. 园林病虫害防治中存在问题及防治对策[J]. 北京农业, 2013(30): 64.

[6]于云江, 赵秀阁, 聂静, 等. 农药污染对人体健康的危害及其降解的研究: "环境污染与健康"国际研讨会[C], 2005. 

[7]ZHANG Q, ZHANG B, WANG C. Ecotoxicological effects on the earthworm Eisenia fetida following exposure to soil contaminated with imidacloprid[J]. Environmental 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 2014,21(21).

[8]程伯瑛. 农药的急性毒性与安全使用[J]. 山西农业:致富科技版, 1998(07): 26-27.

[9]谭亚军, 李少南, 吴小毛. 几种杀虫剂对大型蚤的慢性毒性[J]. 农药学学报, 2004.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第2569号[J].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报, 2017.

[11]戴福生. 重度涕灭威中毒酶活性延迟恢复16例原因分析[J]. 临床急诊杂志, 2010,11(2): 113.

[12]杨毅. 急性磷化铝中毒救治与死亡原因分析[J]. 新乡医学院学报, 2009,26(4): 413-415.

[13]MEHRPOUR O, JAFARZADEH M, ABDOLLAHI M. A Systematic Review of Aluminium Phosphide Poisoning[J]. Arh Hig Rada Toksikol, 2012,63(1): 61-73.

[14]申桂英. 百草枯毒性修订为剧毒[J]. 精细与专用化学品, 2015(8): 44.

[15]刘瑞芳. 百草枯中毒患者的观察与护理[J]. 饮食保健, 2019,6(42): 108.

[16]李剑英, 李瑞珍. 一起克百威查急性中毒事件的调查分析[J]. 2014(20): 394-395.

[17]罗鸣. 水胺硫磷中毒及并发迟发性手脚瘫痪的临床护理[J]. 西南军医, (4): 58-59.

[18]于丽琴, 王淑文. 氧化乐果中毒致多种并发症1例[J]. 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半月刊, (24): 202-203.

[19]孙成均, 邹晓莉. 示波极谱法测定空气中氯化苦[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03): 49-50.

[20]赵君琪. 急性氯化苦中毒75例临床分析[J]. 中国职业医学, 1995,000(3): 29-30.

[21]李刚, 王大伟, 李昆, 等. 间苯三酚疏肝解郁联合治疗急性拟除虫菊酯类中毒73例临床观察[J]. 健康必读旬刊,012(010): 261.

[22]陈春艳. 有机磷农药中毒的抢救与护理[J]. 现代养生(下半月版), 2019(12): 24-25.

[23]邓雪梅. 急性乙蒜素中毒的抢救与护理[J]. 中国科技纵横,000(018): 183.

[24]吴雨璇, 张劲松, 乔莉, 等. 43例成份标注为敌草快的除草剂急性中毒临床观察[J].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19.

[25]彭晓波, 刘仲英, 白丽丽, 等. 急性草甘膦与草铵膦中毒23例临床分析[J]. 灾害医学与救援:电子版.

[26]罗勇兵, 田月, 马微, 等. 农药暴露对女工性激素六项水平的影响研究[J]. 健康必读, 2019(36): 3.

[27]深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化学品 慢性毒性试验方法[S].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28]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 化学品毒理学评价程序和试验方法第28部分:慢性毒性/致癌性联合试验[S].

[29]杨戈. 打开治疗癌症的新大门[J]. 中国科技奖励,232(10): 28-31.

[30]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GB 12475-2006 农药贮运、销售和使用的防毒规程[S].

[31]NY 21-1986 农药安全使用指南[S].

[32]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行业标准NY/T 1276-2007农药安全使用规范总则[J]. 农业质量标准, 2007(6): 36-38.

[33]MURPHY R R, HAITH D A. Inhalation Health Risk to Golfers from Turfgrass Pesticides at Three Northeastern U.S. Sites[J].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41(3): 1038-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