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重庆地区柳树主要病害虫汇总及防控措施

作者: 文霞,田立超,胡月 时间:2021-1-18 阅读次数:535

柳树属于广生态幅植物,对环境的适应性很广,在我国各地均有种植,也是我市重要园林绿化树种之一。由于城市热岛效应、生物多样性低、病虫防控水平较低等问题,近年来柳树病虫害发生频繁且危害较重。调查发现,我市近年来柳树病虫害主要有:柳蓝叶甲Plagiodera versicolora (Laicharting)、柳黑毛蚜Chaitophorus salinigra Shinj、柳膜肩网蝽Hegesidemus habrus Drake等为害叶片,造成叶片失绿、缺刻;星天牛Anoplophora chinensis Forster、云斑白条天牛Batocera lineolata (Chevrolat)等蛀干为害,严重时可导致柳树断折、死亡;蚱蝉Cryptotympana atrata (Fabricius)为害柳树幼嫩枝条,形成枯枝;此外发生较重的病虫害还有锈病Melampsora coleosporioides Diet、柳紫闪蛱蝶Ataturailia ilia (Deniset et Schiffermüller)等。本文主要从识别特征、危害方式、发生规律几个方面来介绍柳树病虫害以及其防控方法,为工作一线管养部门实现病虫害快速识别及有效的科学防治提供技术支撑。

1/虫害种类

1.1 蛀干类害虫

1.1.1 星天牛Anoplophora chinensis Forster

识别特征:星天牛成虫体翅黑色,每鞘翅有多个白点。体长约4-5cm,体色为亮黑色;前胸背板左右各有一枚白点;翅鞘散生许多白点,白点大小个体差异颇大。

危害特点:幼虫蛀食树干或基部主根,严重影响树体水分运输,使植株生长衰弱,发生数量大危害严重时易导致树体死亡。成虫咬食嫩枝皮层,形成枯梢。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星天牛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高达60%。

发生规律:星天牛1年发生1代或2年发生1代,以幼虫在树干基部或主根内越冬。5-6月成虫从羽化孔中飞出并交配产卵,6月中上旬为产卵盛期。7-8月卵开始孵化,1-2龄幼虫在皮层下蛀食,10月后蛀入木质部。

防控建议:(1)物理防控:5-6月可人工捕杀成虫;7-8月寻找产卵刻槽,可用锤击、手剥等方法消灭其中的卵;8-10月用铁丝沿排粪孔钩杀幼虫;(2)生物防控:利用管氏肿腿蜂、花绒寄甲等进行防治[1],可在9-10月以释放肿腿蜂为主,10月后释放花绒寄甲进行防控。(3)化学防控:可在排泄孔注干施用10%甲维·吡虫啉可溶液剂、400亿个孢子/克球孢白僵菌可湿性粉剂1000倍液,在成虫期喷施8%氯氰菊酯微囊剂300倍液于树干,杀灭成虫。(图1、图2)

1.1.2 云斑白条天牛Batocera lineolata (Chevrolat)

识别特征:成虫:体长34-61mm,宽9-15mm。体黑褐色或灰褐色,密被灰褐色和灰白色绒毛。触角各节下方生有稀疏细刺,虫体第一至第三节黑色具光泽,有刻点和瘤突,前胸背有1对白色臀形斑,侧刺突大而尖锐,小盾片近半圆形。每个鞘翅上有白色或浅黄色绒毛组成的云状白色斑纹,2-3纵行末端白斑长形。鞘翅基部有大小不等颗粒[2]。幼虫:老龄幼虫体长70-80mm,淡黄白色,体肥胖多皱襞,前胸腹板主腹片近梯形,前中部生褐色短刚毛,其余密生黄褐色小刺突。

危害特点:成虫啃食新枝嫩皮,危害寄主种类较多,如日本珊瑚、槭树、柳、黄葛树等。1-2龄幼虫蛀食韧皮部,3龄后钻入木质部,危害严重的可致树体死亡[2]。

发生规律:云斑白条天牛2年发生1代。当年以幼虫的形态在树干中越冬,一直到第2年的8、9月份开始化蛹,在蛹室中羽化为成虫,并以成虫越冬,第3年6-7月成虫由羽化孔钻出树干并交配产卵。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云斑白条天牛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约35%。

防控建议:(1)物理防控:6-7月可人工捕杀成虫;8月寻找产卵刻槽,可用锤击、手剥等方法消灭其中的卵;9-10月用铁丝沿排粪孔钩杀幼虫;(2)生物防控:利用管氏肿腿蜂、花绒寄甲等进行防治[1],可在9-10月以释放肿腿蜂为主,10月或次年3-5月释放花绒寄甲进行防控。(3)化学防控:可在排泄孔注干施用10%甲维·吡虫啉可溶液剂、400亿个孢子/克球孢白僵菌可湿性粉剂1000倍液,或喷施8%氯氰菊酯微囊剂300倍液。(图3、图4)

1.2 刺吸类害虫

1.2.1 柳膜肩网蝽Hegesidemus habrus Drake

识别特征:该虫成虫体长2.5-3mm,黑褐色。触角4节,前胸背板和前翅呈网状,褐色;足跗节2节。卵淡色,长椭圆形,一端向上弯曲,呈瓶颈状。若虫浅灰白色,近圆形,体背有黑色斑块1-5个,斑纹随龄期不同而增加。

危害特点:以成虫和若虫吸食植物汁液危害,具有群聚危害习性,多位于叶的腹面危害[4]。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柳膜肩网蝽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高达70%。

发生规律:该虫1年可发生3-4代,以成虫在树洞、皮缝、树枝和落叶下越冬。次年3-4月以成虫取食、交尾后产卵于叶背组织内,卵外覆以褐色粘液。卵期半个月左右。若虫和成虫均在叶背面吸汁为害。若虫有3龄,3-11月间均可发现其为害。至11月底即以成虫越冬[5]。

防控建议:(1)物理防控:冬季清理园地,消除枯枝落叶并及时烧毁,可杀死其中越冬的虫态;(2)化学防控:可在3-4月喷施21%噻虫嗪悬浮剂1500-2000倍液、10%吡虫啉可湿性粉剂1500-2500倍液;灌根施用21%噻虫嗪悬浮剂300-800倍液或22.4%螺虫乙酯悬浮剂300倍液;或喷施2%苦参碱水剂400-600倍液、1.2%苦·烟乳油1000倍液等生物农药。(图5、图6)

1.2.2 柳黑毛蚜 Chaitophorus salinigra Shinj

识别特征:(1)无翅胎生雌蚜:体卵圆形,长约1.4mm,全体黑色,体表粗糙,胸背有圆形粗刻点,构成瓦纹,腹管截断形,有很短瓦纹尾片瘤状;(2)有翅胎生雌蚜:体长卵形,长约1.5mm,体黑色,腹部有大斑、节间斑明显黑色,触角长约0.81mm,超过体长一半,腹管短筒形仅约为0.06mm[6]。

危害特点:柳黑毛蚜是间歇性暴发为害的蚜虫,大发生时常盖满叶背,有时在枝干地面可到处爬行,可到处爬行,同时排泄大量蜜露在叶面上引起黑霉病。为害严重时,造成大量落叶,甚至可使10年以上的柳树死亡[7-9]。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柳黑毛蚜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约30%。

发生规律:1年发生4-5代,世代交替明显。以卵在柳枝上越冬,每年3-4月越冬卵孵化后开始为害;5-6月间发生严重,在5月下旬至6月上旬可产生有翅孤雌胎生雌蚜,扩散为害,扩散为害,多数世代为无翅孤雌胎生雌蚜,10月下旬产生性蚜,后交尾产卵越冬,全年在柳树上生活。

防控建议:(1)化学防控:可在发生期喷施21%噻虫嗪悬浮剂1800倍液喷雾、10%吡虫啉可湿性粉剂1500倍液喷雾、5%啶虫脒微乳剂1000倍液,或采用21%噻虫嗪悬浮剂300倍液灌根;(2)生物防控:保护利用瓢虫、草蛉等天敌;或喷施生物农药2%苦参碱水剂400-600倍液、1.5%除虫菊素水乳剂300-400倍液。(图7)

1.3 食叶类害虫

1.3.1 柳紫闪蛱蝶 Ataturailia ilia (Deniset Schiffermuller)

识别特征:(1)成虫:翅黑褐色,具有紫色闪光斑纹,沿翅外缘有黄褐色斑。前翅在翅的1/3与1/2处各有一条断续的黄褐色斜带,前翅中室有4个呈方形排列的小黑斑,近臀角有2个黑点,前翅反面淡黄绿色,斜带白色,黄点明显。后翅淡紫褐色,中央有黄褐色横带。(2)幼虫:身体呈圆柱形,到尾部渐细,呈锥状,有一对分叉的尾棘。身体黄绿色,均匀。头部紫褐色,单眼紫黑色,口器浅褐色。虫体上有成排的绿色颗粒状突起,端部黄白色。腹部气门线以下有白色毛,腹部末端尖削。

危害特点:柳紫闪蛱蝶以幼虫取食柳树树叶,造成叶片缺刻,是重要的食叶害虫。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柳紫闪蛱蝶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约15%。

发生规律:1年发生2代,以三龄幼虫吐丝潜伏越冬。6月为幼虫危害期,7-8月可见成虫,8月中下旬产卵[11]。。

防控建议:(1)化学防控:喷施4.5%高效氯氟氰菊酯乳油1500-2000倍液、3%甲维盐微乳剂4000-6000倍液或2.5%联苯菊酯水乳剂800-1000倍液;(2)生物防控:采用300亿孢子/克球孢白僵菌可湿性粉剂1000-1200倍液或8000IU/微升苏云金杆菌悬浮剂150-200倍液喷雾。(图8、图9)

1.3.2 柳蓝叶甲Plagiodera versicolora (Laicharting)

识别特征:(1)卵长0.8mm,椭圆形,橙黄色;(2)蛹椭圆形,长约4mm,黄褐色;(3)幼虫体扁平,长约6mm,胸部宽,向后渐狭,头黑褐色,体灰黄色,胸部2-3节背面各有6个黑斑,腹部每节4个;两侧有乳突;(4)成虫体长3-5mm,全体深蓝色,有强金属光泽,头部横阔,触角1-6节较小,褐色。复眼黑褐色,前胸背板光滑,横阔,前缘呈弧形凹入。鞘翅上有刻点,体腹面及足色较深,具有金属光泽。

危害特点:柳蓝叶甲是食叶害虫,以成虫、幼虫取食叶片危害,群居将叶片食成缺刻或孔洞现象,发生严重时,叶片呈网状,仅留叶脉,幼树发生更严重,致使树叶变黄焦枯,过早落叶[12]。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柳蓝叶甲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高达70%。

发生规律:1年发生4-5代,世代交替明显,以成虫于落叶、杂草及土中越冬。翌年春,柳树发芽时出蛰活动,交配产卵,卵产于叶背或叶面,每头雌虫可产卵1500粒左右。卵经7d左右孵化,幼虫孵出后,多群集危害,啃食叶肉,被害处灰白色透明,网状。幼虫共4龄,经5-10d老熟,以腹末粘附于叶上化蛹,蛹期3-5d。[13]。

防控建议:(1)物理防控:冬季清除杂草、枯枝、落叶,深翻土地,破坏害虫越冬场所;在成虫大量产卵后和幼虫期修剪枝叶,及时清扫落叶并销毁;(2)化学防控:在成虫活动的高峰期,可喷施50%啶虫·杀虫单水分散粒剂600-800倍液、20%除虫脲乳油3000倍液、4.5%高效氯氰菊酯乳油1500倍液;(3)生物防控:可喷施生物农药25亿孢子/克金龟子绿僵菌可湿性粉剂800-1000倍液,36%苦参碱水剂l000倍液。(图10、图11)

1.4 其他类害虫

1.4.1 蚱蝉 Cryptotympana atrata (Fabricius)

识别特征:(1)成虫体长44-48mm,翅展约125mm休黑色有光泽,被黄褐色绒毛,头小复眼大,头顶有3个黄褐色单眼,排列成角形触角刚毛状,中胸发达背部降起;(2)卵棱形稍弯,长约2.5mm,头端比尾端稍尖,乳白色;(3)若虫老熟时体长约35mm黄褐色体壁坚硬,前足为开掘足[14]。

危害特点:蚱蝉主要为害柳树的幼龄枝条。雌成虫用产卵器刺破枝条皮层和木质部,将卵产在枝条的髓部,卵粒乳白色,排列整齐。由于枝条的外皮和木质部开裂,造成受害枝条养分和水分的输导组织受阻,导致产卵部位以上的枝段枯死。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蚱蝉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高达80%。

发生规律:蚱蝉4-5年完成1代。以卵在枝条内或以若虫在土中越冬若虫一生在士中生活。 6月底老熟若虫开始出土,通常于傍晚和晚上从土内爬出,雨后的土壤柔软湿润晚上出土较多,然后爬到树干、枝条、叶片等处脱皮羽化。7月中旬至8月中旬为羽化盛期,成虫刺吸树木汁液,寿命长60-70天7月下旬开始产卵,8月上中旬为产卵盛期。雄虫先用产卵器刺破树皮,将卵产在1-2年生的枝梢木质部内,每卵孔有卵6-8粒,枝条上产卵可达90粒,造成被害枝条枯死,严重时秋末常见满树枯死枝梢。越冬卵翌年6月孵化为若虫,然后钻入士中危害根部,秋后向深土层移动越冬,翌年随气温回暖,上移刺吸根部危害。

防控建议:(1)物理防控:成虫盛发期可结合灯光诱杀和人工捕杀进行防治,8-9月剪除产卵枝条并销毁;(2)化学防控:8月中下旬在成虫产卵始盛期,喷施2.5%高效氯氟氰菊酯纳米微胶囊300倍可杀灭成虫;(3)生物防控:保护利用天敌捕食蚱蝉,如鸟类、螳螂、蜈蚣、蜘蛛等[14]。(图12、图13)

2/病害种类

2.1 柳树锈病 Melampsora coleosporioides Diet

识别特征:柳树锈病发生于叶片后,会产生近圆形的黄色斑点,叶的背面则是产生橘黄色夏孢子堆。落叶前后病叶的两面还会形成棕褐色突起的小斑点,即冬孢子堆,埋生在叶片的表皮。寄主表面着生一层白色粉状物为菌丝体和分生孢子。后期在白色粉状物中产生初为黄色,后颜色渐加深,形成闭囊壳呈黑色。未完全伸展的嫩叶、嫩梢受害时呈卷曲状,嫩梢甚至枯死。

危害特点:柳树锈病主要危害植株的芽及叶片,也会危害花絮、叶柄、果柄。严重时叶片卷曲萎蔫,早期脱落。病嫩叶皱缩、加厚、反卷,严重时,会造成嫩枝枯死,影响幼苗和幼树的生长[15]。根据2018-2019年重庆市主城区园林绿化本底调查数据显示,锈病在我市园林柳树中发生率高达50%。

发生规律:病原菌为转主寄生的长循环型锈菌。栅锈菌属的不同种有不同的转主寄主,其侵染循环较复杂,均为次年春季完成对柳树的侵染,进入发病高峰期。进入夏季后,随着温度的升高、叶片老化,病害发展变缓[16]。

防控建议:(1)物理防控:剪掉病芽,集中销毁,防止其扩散和蔓延;(3)化学防控:可喷施25%三唑酮可湿性粉剂1500-2000倍液、5%己唑醇悬浮剂1000-1500倍液、12%萎锈灵可湿性粉剂800-1000倍液[17]。(图14)

4/结语

柳树因树形优美,常作为堤岸绿化的重要树种,是城市园林绿化的重要植物品种,深受广大市民喜爱。近年来由于病虫害种类多,发生频率高,导致我市多地柳树长势差,部分植株受蛀干类害虫危害存在较大的断折风险,给日常园林养护带来极大困难。本文对我市柳树的常见病虫害进行汇总,介绍了病虫害的识别特征、发生规律及防控策略,有助于园林养护一线开展病虫害防控工作。从发生率及危害程度看,一线需重点关注对柳树健康具有重大影响的天牛类、蚱蝉、柳蓝叶甲等三类害虫,做好监测预警工作,把握最佳的防控时机开展综合防控,避免园林景观受到较大影响。防控刺吸类害虫如柳黑毛蚜、柳膜肩网蝽时,需注意用药环境,如烟碱类药剂对水生生物、传份昆虫等影响较大等问题。

参考文献:

[1] 毛景学. 星天牛与光肩星天牛区别及防治[J]. 新农业, 2020 (03) : 56.

[2] 黄秋平, 谢斐, 孙健. 濮阳云斑天牛的发生及其防治试验初报[J]. 现代园艺,2017(11): 134- 135.

[3] 田立超,先旭东. 重庆市常见园林害虫图鉴[M]. 重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

[4] 梁成杰, 赵玲. 膜肩网蝽的生物学和防治[J]. 林业科学, 1987(03): 376- 382.

[5] 尹海旺. 浅谈北京地区垂柳主要害虫发生及综合防治措施[J]. 北京园林, 2013, 29(01) : 40-45.

[6] 曹丹丹. 重金属胁迫垂柳对柳蓝叶甲及柳黑毛蚜生理生化反应的影响[D]. 保定: 河北农业大学,  2010: 19- 27.

[7] 田菲菲, 孙明清. 园林植物刺吸类害虫的发生为害与防治[J]. 中国园艺文摘, 2011 (6) : 73-75.

[8] 丁新天, 胡惜丽, 周文彬, 等. 茶园刺吸类害虫发生特点及防治对策[J]. 植保技术与推广,  2003, 23 (3) : 19- 21.

[9] 罗志文, 武艳岑, 张丽丽,等. 柳黑毛蚜在柳树上的发生规律与综合防治[J]. 黑龙江农业科学, 2013(05): 145- 146.

[10]栗子亮. 柳黑毛蚜的识别与防治[J]. 河南农业, 2006(04): 27.

[11]周蕾, 张越辛, 许菲, 等. 柳紫闪蛱蝶生物学特性与行为生态研究[C]. 江苏省昆虫学会. 江苏省昆虫学会第十三次会员代表大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集. 江苏省昆虫学会: 江苏省昆虫学会, 2012: 142- 148.

[12]丁小菊. 循化县天然林柳蓝叶甲的危害特点及防治措施[J]. 现代农业科技, 2017(06): 140+ 142.

[13]于春梅. 西宁主要林业有害生物图册[M]. 西宁: 青海民族出版社,  2015.

[14]潘小刚, 范婷, 潘换来. 蚱蝉的危害与防治[J]. 果农之友, 2018(10): 33.

[15]胥梦, 周明强, 唐春芳, 等. 川东北地区杨树与柳树锈病发生与病理学观察[J]. 四川林业科技, 2019, 40(01): 35- 38+ 65.

[16]吴时英,徐颖.城市森林病虫害图鉴[M].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9.  

[17]徐志鸿. 柳树锈病防治技术[N]. 中国花卉报, 2017- 08- 01 (W04).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之外,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机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认为内容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