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园林动态 >> 正文

从废园到燕园:私家园林到大学校园景观

作者: 夏丽柠 时间:2021-4-6 阅读次数:301

从废园到燕园

作者:唐克扬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1月

北京大学素有“燕园”之称,坐落于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按其地理位置,离它最近的是清华大学,其次是圆明园和颐和园。充满古老园林气息的“燕园”从何而来,又怎样成为今天的大学校园?阅读唐克扬的《从废园到燕园》,得以窥知一二。

唐克扬,北京大学文学硕士,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从事城市设计和景观设计研究多年。他笔下的“燕园”,不是单纯写校园建筑史,而是以筹建燕京大学为始,通过书写选址、设计、兴建,以及建成后学生如何在校生活的一系列人文活动,向读者展现“废园”何以成“燕园”的过程。从而告诉读者,北京大学不仅是当今全球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而且是“从私家园林向校园景观”转变的建筑典范,更是中国现代历史中的一面旗帜。

中国的园林建筑,举世闻名。在私家园林旧址上建起一座大学,这恐怕是燕京大学的始创者之一、首任校长司徒雷登做梦都未曾想到的。司徒雷登生于杭州,父母都是美国传教士。燕京大学创建之初,是一所基督教会学校,由长老会和公理会合办的通州协和大学,与卫理公会创立的北京汇文大学合并而成。由于当时北京尚有国立北京大学,为这所新大学命名颇费了一番周折,最终定名:燕京大学。从严格意义上讲,燕京大学不能看作是现在北京大学的前身。但于建筑意义上来说,“燕园”却实实在在是北大与燕大共同拥有的建筑瑰宝。

燕京大学选址,确系难题。司徒雷登跑遍北京城,才发现京城内大块的土地都掌控在前清皇亲贵胄之手,外国人称之“满洲人的地产”。幸好,有位陕西督军陈树蕃愿将其在灯市口附近私宅捐赠,赠送条件是帮助发展陕西教育、新大学多收陕西学子等等。事实上,此处宅邸历史上是清朝皇亲国戚佟国纲、佟国维兄弟的旧宅。再向前追溯,还曾是明代内阁首辅严崇之子的家。明清园林,是我国古代园林建筑中的代表者之一。与其说司徒雷登选了一块地,不如说他创造一个“营造”大学校园的机会。虽然选址不够完美,周边尚有诸多地块未完成谈判,但燕京大学的营造还是马不停蹄地开始了。

正如唐克扬在书中所说,我们经历的是从现代都市走向自然风景的空间序列。而其间的变化,并不仅仅是闹市变为乡村,也是落后转向进步,由纷繁的人事嘈杂的市声,变为地平线上孤零零的“文明社会”的精神堡垒的梦想。

“燕京大学”要营建一所什么样的校园,社会各界人士都极为关注。在华教会不惜重金聘请美国人茂飞作为燕京大学的总建筑师。茂飞是中国建筑舞台上的活跃分子,担任过金陵女子大学的建筑师和南京国民政府的规划顾问。茂飞心中的中国建筑是指与紫禁城类似的宫殿式建筑。幸好,有现成的“废园”,还有一批像中国建筑师吕彦直、历史学家洪业,以及海归园林学家金绍基这样的专业人士,为筑建燕园倾注了大量心血。

由于“燕园”地块不规整,既要考虑自然风景,又要照顾人文景观,设计起来难度较大。但基于“为中国近代建筑提供另一种可能”的建园理念,诸多问题都被一一破解。其中,两个焦点问题“未名湖的去留”与“校内水塔的建造”,终于完美解决,奠定了燕园得以划入中国建筑史册的基础,实乃整个“燕园”营建的画龙点睛之笔。

起初,未名湖并不在燕大规划之中。但随着建筑的进程,景观开始作为校园建筑延展的重要选项,它不再是可有可无的补充,而慢慢成为了主导线索。作出对此湖不予变动的决定,即是对燕园内自然景观的全面关注。如今,北大学子在未名湖湖区踏春、赏湖、泛舟、诵诗、谈恋爱,将自然与人文景观融为一体,是校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博雅塔,是为保证全校师生饮水供应的水塔。但在建筑式样上,是选择与燕大遥望的玉峰塔,还是具有辽代建筑风格的燃灯塔,令营造者举棋不定。虽然最终也考虑到了建筑的整体性,但仍选择了燃灯塔式样,是因为它“更中国”,更能体现中国佛塔的意境,宛如一座保佑燕园里的“风水塔”。1929年,燕京大学迁址完毕,标志着一所亦公亦私、亦家庭亦社会的新式大学正式运行。

1990年,北京市人民政府确定“原燕京大学的未名湖区”为文物保护单位。这再次证明了“燕园”不愧为中国近代建筑的典范。《从废园到燕园》,便是这次建筑壮举的“全息摄影”。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之外,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机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认为内容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