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杜春兰

作者: 时间:2019-3-29 阅读次数:775

重庆风景园林人的担当

「人物名片」

杜春兰,女,河南人,博士,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风景园林一级学科带头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科协第八次代表大会委员,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常务理事,国家风景园林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风景园林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国家风景园林学科专业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美协建筑艺委会委员,重庆市高等学校巴渝学者特聘教授,重庆市规划委员会委员,重庆市风景园林学会第三届、第四届副理事长,重庆市城市规划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园林》、《风景园林》等国家核心期刊编委。

杜教授主要从事山地城镇景观适应性规划与设计研究。30年来立足于山地城市特殊的地理历史条件和地形地貌特点,结合世界风景园林建设的最新趋势,在科学研究和工程项目实践中,深入探寻山地城市“环境景观”的本源,山地城市景观规划与设计、景观设计理论与方法、景观遗产保护。 获得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1项,重庆市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3项,重庆市优秀规划设计一等奖3项,教育部优秀建筑设计二等奖1项,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

2018年春节前后,重庆市风景园林学会秘书处有幸对杜春兰教授进行了面对面采访,询问她对于重庆风景园林的行业现状、发展及风景园林学科教育的见解。

「重庆风景园林的“在地性” 」

问:“杜教授,从规划理念上看,您认为重庆的风景园林怎样做才最好?”

“我们谈一个地方的风景园林,不能仅仅就园林,论园林,应当结合当地的特色。这就要谈到我们重庆风景园林的‘在地性’,城市景观因为基址的不同而呈现出决然不同的形态和风貌,特别是对于重庆这样的山地城市,拥有丰富的景观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的特征,有条件地将这些结合起来,建成人工环境和自然环境协调发展的富有独特魅力和活力的城市,它应当包括我们的历史传承,包括我们的现代发展,这样适应重庆地域环境的,突出‘在地性’特色的,那才是最适合的,最好的。” 

问:“在实际的规划建设中是否存在什么困难?”

“在实际的规划建设中, 由于我们缺乏对山地生态环境的认识和系统的山地城镇景观规划理论指导, 大多盲目沿袭平原城镇景观规划的理论和方法,难以因地制宜地适应千姿百态的山地生态环境的要求,同时在建设中或多或少的忽视了重庆地方特色和文化的传承, 使山城重庆原有的鲜明个性和地方风韵逐渐消失。”

问:“那么针对这些困难,我们应该怎么做?”

“重庆风景园林‘在地性’的坚守和创作。先要讲坚守,再谈创作。坚守就是老一辈人的努力,我们今天的东西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传承过来的,但是未来怎么办,还是得靠我们自己,除了在现有的基础上往前冲,还要和其他行业联合起来,做一些类似城市、城镇、乡村的基础发展,完善那些我们以前可能忽略的,理论上的系统性,技术上的突破性,共同合作才能把这座城市的建设做好。

再说创作,我们没有重大的技术发现和平台的支撑,为了从根本上提高对重庆山地特色的形成、发展演变规律的认识,增强重庆风景园林景观建设的科学性, 减少开发建设中的盲目性与破坏性, 我们迫切需要搭建自己的理论结构、体系,对山地城市风景园林研究进行探讨,深入研究重庆地区风景园林的特点,并加以利用,对山地城市景观学进行理论研究并建立初步的框架, 从而对重庆风景园林的规划和建设产生积极的影响,进而争取在全国乃至国际上的学界和业界站住脚。”

「重庆风景园林教育的团队合作」

问:“您认为风景园林设计对人们当下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我是中国科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我在会上提的议案就是,建立全社会的风景园林意识。随着城市发展进程和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提高城市文化,注重城市文脉和保护城市生态环境的呼声愈来愈高。强调建筑设计要回归自然,寻求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思路和方法。只要留心观察现在的城市建设便不难发现,城市广场的大量修建,滨水地带的景观规划,对城市特色及城市风貌的探讨,各类旅游度假、公园绿地的需求及居住区内环境的设计等等,可以说已呈锐不可挡之势,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环境设计特别是风景园林设计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逐步提高,社会需要具备这种知识素养和技能的专业人才,但是我认为首先需要提高社会对风景园林的认知和理解。我们做了好几年的一件事,就是走进中学的课堂,去给学生们讲解什么叫风景园林,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从事风景园林这个行业,但是他们至少能更广泛的理解风景园林是干什么的。而剩下的小部分人,可能在他们的心中留下了风景园林的种子,将来生根发芽后或许就是我们未来风景园林的栋梁之才。” 

问:“您对当下我们重庆的风景园林教育有什么看法?”

“现在的学生对风景园林这个学科的认知不是很客观,我觉得应该是允许各个学校有各自的特色。我们重庆的风景园林教育环境比较好,有建筑院校、有美术院校、有农林院校,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组合,大家合起来就是一个有大好前景的有生态平衡的风景园林的学科团队。但是现在各个学校的学生好像丢掉了自己院校的特色优势,走出校园都说我是做风景园林的、做规划设计的。我觉得大家应该找准自身的优势,比如农林院校的学生就是园林知识和理论的学习特别好;美术院校的学生就是美学、美感特别好;建筑院校的学生就是思维能力、空间搭配特别好。大家合起来就是一个团队,发挥各自的优势,相互配合那就肯定能打胜仗。” 

问:“您提到要将各个院校的特点组合起来成为一个团队,那么目前不同类型院校的风景园林学科教育该如何开展呢?”

“传统的学科教育培训方式和内容不能适应信息社会发展的问题,并且由于学科教育的细分后,植物的、空间的,或者生态的单一学术背景人才并不能独自解决甚至面对这类问题。如此培养的学科人才不能适应社会发展,这是风景园林教育需要解决的关键矛盾。为了使风景园林教育得到长足的发展和进步,应在巩固原有的内涵基础上,进一步挖掘学科外延,扩大学科教育的包容性,强化不同院校的学科教育特色。使风景园林教育不仅是精英培养的摇篮,也是面向大众的教育途径,同时达到匠人精神与现代技术融合的培养目标。基于以上认识,对于风景园林学科的教育,我有这四个方面的设想。

其一,风景园林是一个实用性极强的学科,其教育体系不应故步自封,尤其在当下极具变化和创新的时代下,更应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学科教育方式应具有包容性,可吸纳新的教学内容和方式,对原有体系进一步丰富补充;同时应具备生长性,主要体现在教学内容的延展方面,可利用交叉学科的知识内容扩充风景园林的外延范畴,提升创新能力。

其二,学科教育一定要避免一概而论,既要有普适性的基础理论和知识体系,更应该促进不同院校充分发挥各自的学术背景、地理区位、人文环境的专长优势,为风景园林教育科学地制定针对性强、特色化、非普适性的地域学科教育内容。

其三,为避免教学过程的理论知识与外部诉求脱离,同时提高教学的效率,应对教学的任务和具体内容提出与社会诉求相互匹配的能动性计划,对教学师资的配比安排上,也应该注重理论与设计方面的搭配,避免学生产生过于偏重某一方面的倾向。同时,应加强教学过程中对学生洞察力、辨别力、判断力的培养,使之具备客观判断的能力。

其四,设计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工作,在不同的团体、领域、背景交流中,会促成不同的设计成果。风景园林学科最终是表现的一种设计成果,因此学科的教学应注重开放性的营造,提供不同渠道的话语沟通,让学生感受不同团体下的思维角度和认识逻辑,提升对事物认识归纳能力。同时加强国际的交流,不仅是联合设计的组织,还有包括课程与讲座的共享互通等。”

「重庆风景园林人的担当」

问:“杜教授您作为重庆市风景园林学会的副理事长经常代表重庆参加全国的风景园林会议,您能说一下参加这些会议的感受吗?”

“我参加风景园林方面的会议是挺多的,有的时候其实我心里很难受,就说很多次中国风景园林学会评奖,其他三大直辖市都有,就唯独把重庆落下了。我就去问组委会为啥没有我们重庆,每次我都要去吵,他们说看到杜老师就害怕,我说你别害怕,你能想到重庆就行。我觉得如果是在全国的高校教育系统,我代表重庆大学;在学校里,我代表我们学院,而这种时刻,我参加这个会议是代表重庆市,我不为自己争,我是为重庆的风景园林争。所以现在我再累,全国的风景园林会议我都会去参加,因为如果我不去,重庆就没人去会上去发言,在谈论重大事项时,就没人把重庆的声音说出来。” 

问:“您觉得当下我们重庆的风景园林人能为风景园林这个行业做些什么,该怎么做?”

“包括对文化的传承、对自然灾害的防治、对雨水的收集、对空间的利用、对植物的重新认知、对整个城市公共空间的推进,我觉得做到这些,才能真正起到作为风景园林人才的作用。我们风景园林人把我们自己的东西界定得太窄,就只干那点事,其他的事跟自己无关。风景园林不仅仅是做绿化,还有公共空间的打造。我们和林学研究植物的群落、生态因子不一样,我们是研究怎样将植物与公共空间的其他要素相互搭配起来做得更好,是用造景来呈现出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面。

同时我们要打破过去那种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在重庆的风景园林行业已经很了不起了,也取得了很多了不起的成绩。大家谈起风景园林,一般想到的大多是北方园林、江南园林、岭南园林,我们西南重庆几乎难以上榜,我们与其他地区、其他国家的差距还是很大,我们应该更多的看到的是挑战和不足,而不是按部就班的躺在现有成绩的温床上。要有风景园林的危机意识,还有要有拼搏精神,提高业内评价的含金量、内涵,园林人的文化修养、文化素质,要更多的展示自己的担当,才有话语权,发言权。

再说我们重庆市风景园林学会,任务也很重,要考虑怎么从学会的角度发挥学会的职能,比方说有培训的职能、有国内国际的学术交流的职能、还有跟其他政府部门、其他相关学会之间的联系,包括政府、企业、学校之间的沟通都需要靠学会。学会应积极担负起服务会员和科技工作者的责任,联系政府、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等的桥梁纽带作用,充分发挥优势搭建国内外学术交流平台。

我觉得重庆的风景园林要捏起拳头来往前冲,只有把这些所有可以利用的力量整合起来,打组合拳,才能发展得更好,才能到全国乃至国际上去争。”

(张智权/整理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