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重庆园林 >> 正文

重庆市北碚区主要行道树现状调查研究

作者: 李劲 时间:2023-5-17 阅读次数:4382

行道树的选择既要突出城市的特色,同时也要满足生物学与生态 学特性的要求[2]。20世纪20年代,重庆曾选择香樟、刺槐等作为行道树树种,30—40年代,增加楠木、法国梧 桐、刺桐等20余种树木,60—80年代,黄葛树因其显著的抗虫抗病性,成为主要行道树树种,其次为榕树和刺桐[3]。2008年,重庆市加大“森林城市工程”、“森林通道工程”建设,树干通直的高大落叶乔木银杏作为行道树被推广,与此同时更多的外来树种被引入。

北碚区位于重庆市西北郊的缙云山下,嘉陵江畔,坡地面积大,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土壤类型多样,城市绿地土壤由于强烈的人为干扰,土壤性质低劣,营养低,建筑垃圾较多,影响植物的生长发育。

现代国内外对城市行道树的研究已较为成熟,主要集中在“行道树绿带对城市道路景观效果的作用”,“行道树对城市及市民的作用”,“城市环境对行道树的制约作用”这三个方面[4]。笔者针对重庆市北碚区行道树树种选择与配置进行调查分析,探讨存在的问题,旨在对树种的适应性及其作用做出评价,以期找到更加科学合理的配置方法。

1/调查方法与内容

1.1调查范围

选择北碚老城区、新城区及西南大学校园内有代表性的道路——双元大道、碚南大道、龙凤大道3条城市主干道,天生路、碚峡路、龙凤路、双柏路4条次干道,将军路、中山路等6条支路,对行道树的种类、频度、生长型、生长势、栽植方式、行人利用率进行调查。

1.2调查方法与内容

2014年4月中旬至5月下旬,笔者利用在北碚园林绿化管理处工作的机会,采用抽样调查的方法,以重庆市北碚区22条主要道路行道树及街道附属小乔木和花灌木作为调查对象,对其生长状况、树种选择及配置方式、行人利用率进行调查和分析。用测树胸径尺,在地面向上1.3m处测量树木的直径,得到最大最小值并计算平均值,即胸径;皮尺测量南北和东西方向的树冠直径计算平均值,即冠幅;测量从地面到行道树第一层主要分支点的高度,即枝下高。从树形、枝叶茂密度、抗旱性、抗病虫害能力4个方面,采用评分比较 法分析行道树生长势;根据冠幅、枝下高分析行道树与行人的关系。在此基础上,分析行道树树种选择、配置及栽植方式上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相关对策。

2/调查结果与分析

2.1行道树种类

对北碚区有代表性的道路进行了行道树组成实地调查,调查结果见表1。

从本次调查的情况来看,重庆市北碚区主要道路现有行道树树种12科15属20种,城市干道、支路行道树树种较单一,平均每条路段2种行道树,巷道行道树树种丰富,平均每条路段7种行道树。分析其原因,城市干道行道树树种较为单一,放宽遮荫降温、落叶落果方面的功能要求,有利于种植和养护,使得城市绿化整齐庄重;巷道与学生日常生活联系密切, 所以充分考虑学生享用绿地的需求,选择枝冠伸展的乔木,起到遮荫降温的作用,并且增加了有益身心健康的保健树种作为行道树,如具有杀菌抗虫作用的香樟、圆柏,有益消除疲劳的桂花。

从行道树生长型上来看 (表2),香樟、广玉兰、杜英等常绿阔叶树种共11种,占调查树种总数的55%,黄葛树、朴树等落叶阔叶树种共7种,占调查树 种总数的35%,圆柏、柳杉常绿针叶树种占调查树种总数的10%,可见落叶树种尤其是彩色叶树种的比例偏低,道路色彩缺少变化,道路绿化景观观赏性降低,且常绿树种的过多使用,加重了重庆冬天阴冷潮湿之感。

重庆地域内可用于园林绿化的乡土植物资源极其丰富,近些年一些专家和研究院也成功引入了一些乡土植物,如木姜子属的一些种。从树种产地上来看 (表3),天竺桂 、香樟、黄葛树等乡土树种占调查树种总数的85%,隶属于10个科11个属;银桦、蓝桉、柘树、朴树等外来引种占调查树种总数的15%, 笔者认为北碚区行道树中乡土树种的种类、数量应用 适当。但仍有数量众多的乡土植物未被开发,还可加大开发利用北碚榕、黑壳楠等乡土乔木做行道树,在 实现树种多样性的同时,体现重庆地域特色。

从行道树频度分布上 (表3)来看,香樟的频度为10,法国梧桐 、黄葛树的频度均为8,榕树、天竺桂的频度为7,复羽叶栾树的频度为5。可见,构成重庆北碚新城区主要道路的骨干树种是香樟、天竺桂、黄葛树、法国梧桐、榕树、复羽叶栾树,次要树种是银杏、广玉兰、秋枫、杜英、银桦、蓝桉、大叶樟等。

2.2 行道树生长状况

采用评分比较法,根据各性状相对重要性,将行道树的树形、茂密度、抗旱性状、病虫害感染度4个方面分别赋予一定的比分,其中,树形、茂密度对行道树生长势的表现更为直观,因此给予较高的比分:综合加分减分及其他栏内,主要根据特殊的优缺点进行加分减分,一般加减分的分数不超过10%~15%。 选择园林专业学生50人作为评委,汇总评委各性状的评分,求其平均分,求和得到树种生长势总分,根据总得分情况综合评价生长势。

统计评价结果 (表4)表明,秋枫、榕树生长势最好,其次为复羽叶栾树、圆柏、法国梧桐、杜英、大叶樟、天竺桂,生长势最差的为柘树、桉树、银杏、银桦。调查发现,龙风大道道路两旁栽植的香樟树形不完整,整体景观效果较差;银桦的抗旱能力和抵抗病虫害的能力低,叶面枯黄,枝叶稀疏;银杏主根不发达而侧根和支根发达,喜欢疏松肥沃的土壤,不适应道路边贫瘠硬化的土壤,整体过于瘦高;榕树榕木虱分泌白色的蜡丝,影响榕树健康生长及景观观赏价值。此外,绝大多数植物适宜的生长温度在22~30℃,高于35℃不利于其生长[5] ,重庆夏季平均气温在27~29℃,最高气温达43℃,银桦、蓝桉等抗旱能力弱的树种生长势较差。综合分析得出,香樟、银桦、银杏生长势不好,应慎重选用,或实际栽植中,必须排除不利环境因素,创造其适宜生长的环境条件。

北碚新城区道路建设主要始于20世纪90年代末(不包含西南大学),主要行道树树龄约10年。调查发现,50%的行道树胸径超过20cm,16.7%的行道树胸径超过27cm (表5)。所以,在北碚新城区行道树栽植中,存在行道树树龄过大,病虫害严重,由于绿化管护部门每年未及时修剪,造成部分行道树徒长,既影响人行道景观,有给行人和过往车辆带来一定的安全隐患。行道树抵抗暴雨大风等不良天气的能力差,增加建设成本。行道树过大也给绿化管护单位的日常管理带来许多困扰,每年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病虫害防治、修枝及复壮。但由于各方面综合因素的制约,效果并不明显。建议除特殊情况下移栽大苗木,应尽量选用胸径7~8cm的苗木[6],也可以在现有规格行道树的基础上,多栽植小苗木,实现近期利益和远期效益的结合。

2.3 存在的主要问题

重庆夏季最高气温43℃,行道树的遮荫功能有重要意义。调查发现,桂花枝下高普遍不足,如双元大道的桂花枝下高仅1.5m,遮荫效果差,行人无法树下通行;银杏的冠幅普遍较小,如龙凤大道及碚峡路两侧银杏冠幅仅2.4m (表6)。从行道树的遮荫功能来看,桂花、银杏的冠幅、枝下高不足,遮荫功能存在缺陷,适宜作为观赏树种,不宜作为行道树大规模应用;榕树、黄葛树、天竺桂、法国梧桐枝下高在2.5~3.5m,枝下高与冠幅比例适宜,遮荫效果好,宜作骨干行道树树种 。

 

从人们对行道树景观效果的需求来看,北碚新城区行道树的选择与配置存在规划滞后性,原有行道树树种不能与新建道路景观很好融合,如天生路上的构树为城市改造过程中的遗留行道树树种,株行距相差较大,树木生长参差不齐,行道树绿化景观较为单薄、散碎[7] 。此外,调查发现,部分路段的行道树养护管理欠缺,如胜利街、碚峡路两侧的法国梧桐,新生侧枝未及时修剪,枝干杂乱,胜利街与中山路交叉处的法国梧桐主干被截断,破坏道路整体景观效果;碚峡路两侧的榕树树龄大,气生根长,未及时修剪,给行人的通行造成不便。

北碚新城区行道树以单层乔木为主,仅有25.9%的路段采用乔灌木相结合的行道树配置方式,在乔木下整齐栽植红檵木、小蜡、海桐等形成行道树绿带。种植方式上,以树池式为主,兼有少部分树带式。其中,树池基本为1m×1m的正方形,普遍盖有池盖,为渗水砖或水泥板,也有部分树池栽植有耐荫地被植或铺撒鹅卵石 (表7)。分析其目的均在于防止行人践踏,但水泥板不利于雨水渗透,阻碍根系吸收水分,部分耐荫地被植物不耐踩踏,土壤裸露,行人的长期践踏致使土壤板结,行道树生长不良。此外,黄葛树等根系非常发达的行道树,常将树池上的铺装拱起而对路面造成破坏。综合分析认为,树池应以铺渗水砖和铺撒鹅卵石为主要形式。

在人流量和车流量比较大的地方,采用树池式种植方式有效地增大了道路的硬质铺装面积,有利于人流和车流的疏导流通。但从生态学角度讲,“孤植”对未成型行道树,特别是经重修剪的新栽树,难以形成一定的群落关系。这种方式使树木完全暴露在上有烈日曝晒、下有道路与建筑物的热量反射之中。因此,炎热的夏季往往是新栽行道树最难安全度过的季节,也是很多新树种难以上街的重要限制因素。再加上道路环境严重污染,土壤板结,立地条件差,对树木生长无疑是雪上加霜。树带式的种植方式有利于行道树的生长,稍宽的绿化带采用乔灌木、绿篱、地被相结合起来增加景观层次,较窄的绿化带则在其上简单铺植草皮或绿篱。

3/结论与建议

3.1 结论

本次调查表明,重庆市北碚区行道树特点是:城区主干道常绿阔叶树和落叶阔叶树使用率高 ,次干道和背街小巷乡土树种使用率高。以单层乔木为主,多采用树池式的栽植形式。行道树栽植的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存在的主要问题有:落叶树种尤其是彩色叶树种的应用比例过低,部分树种长势差 ,栽植树木规格过大 ,给后期养护造成很大难度。乡土树种老化现象严重,部分树种已失去景观价值,新品种仍有待开发。次干道的一些树种枝下高和冠幅不足使得行人利用率较低,行道树的养护管理不到位,规划滞后。许多新栽树种由于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盲目引种,导致行道树种类繁杂无序,加之栽植土壤类型多样,城市绿地土壤受到强烈的人为干扰,土壤性质低劣,营养低,建筑弃渣混杂其中,直接影响植物的生长发育。以致主、次干道都出现了行道树长势不良、弱冠少叶、甚至死亡的情况。

3.2 建议

(1)加强对现有行道树种的调查与研究,选择和应用优良树种。适宜作为城市行道树的树种很多,因此绿化专业部门要组织技术力量,对本地优良树种进行调查研究,尽量挖掘本地乡土树种,因为乡土树种适应性强、长势旺,又体现地方特色。通过调查研究对不同树种的各种特性作出科学的分析和评价,从中选择出适合本地城市的行道树种,作为城市行道树或城市绿化的主要树种。

(2)切实加强行道树种引种工作的管控。慎重引进外地行道树种,并严格通过试种--选择--推广的程序科学论证后再行实施,出台一套专业、完整的行道树树种的规划方案[8],并综合考虑气候特征、道路条件以及植物的规格、色彩等观赏效果方面的因素,科学合理选择行道树树种,确定生态科学的栽植方式,创造内容丰富的城市道路绿化景观。如果盲目引种,既造成经济上的浪费,又失去了城市的地方特色。

(3)提高现有行道树的养护治理水平,增强树势,延长树木的寿命。由于行道树的生长环境条件差,对树木的生长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北碚旧城的城市道路一般路面狭窄,树冠修剪较重;而新城新建或改建道路,所种树种规格一般较大,截干断根严重,造成树势衰弱。因此加强现有行道树的养护治理水平,对行道树进行科学治理,如浇水、施肥、修剪、病虫害防治、护树设施配置等一定要根据不同的树种,不同的树势因地制宜,提高养护治理水平,增强树势,提高观赏价值,延长树木寿命,保持城市街道绿化景观的长期稳定,把植物的生态效益发挥到最大[9],打造绿化景观宜人的山水园林城市。

参考文献:

[1]周建平,李洪斌,陈李利等.南亚热带主要城市行道树树种调查研究[J].广东园林,2007,(5)48—53.

[2]林晨,王紫雯,赵可新.城市行道树规划的生态学探讨[J].中国园林,1998,(6):41—42.

[3]何定平,王红娟.重庆乡土植物资源及园林应用初探[J].园林科技信息,2005,(4):9—19.

[4]张平.重庆市城市主干道行道树绿带景观审美评价[D].西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7.

[5]徐炜,王慰娟,程天雄.福州市行道树树种的调查与选择[J].福建广播 电视大学学报,2006,(1):76—80. 

[6]张守臣,袁超,顾晓翔.城市行道树合理栽植与养护管理[J].现代农业科技,2007,(14):29.

[7]李丽容,杨雪娟,林佐街.苍南县城行道树绿化调查 及分析[J].绿色科技,2011,(6):143—145.

[8]徐亚妮 .安康城市行道树选择 [J].陕西林业,2009,(2):39.

[9]刘丽,吴杨哲,卢燕.保定市市区主要道路行道树应用现状调查与分析[J]河北林业科技,2012,(6):36—39.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之外,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机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认为内容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